有人日日鬼掩眼

噢對了,是時候檢視一下吃了18年母乳長大成人的香江,回歸前的一切蜚短流長,一切估算的未來,有幾多應驗了?

好像說,97後會由貪官治港,說對了一半,因為還有一半是廢官。官是英國人種出來的,吃過祖國的農藥變臭了,倒不知說是誰惹來的禍。正如有些文人雅士,在這地接受高等教育,後來卻成了主人的忠僕專寫紅文,也是需要檢討反省的。

以前有人說,看到中國的簡體字就感到噁心,今日走在街頭看到的,無心愛、親不見、小三素質重中之重橫行;有人保證這兒50年不變,最近大家都明白,這裏只有領匯變領展的持續改變,只有無法無天的檢控執法,以及租魔大過天的銅臭恐怖。

事實勝於雄辯,那個叫作「祖國」的惡魔對我們做了些甚麼?偉大的自由行CEPA以為是水,原來是飲鴆止渴;國民教育不果以後,尚有普教中及中港學額爭奪戰;趕絕港視換來亞視永恒……惡魔天天遭咒罵卻充耳不聞,行出來笑騎騎,卻暗地放毒蛇。

共產黨不是人咁品這往績仍然卓越,人會變,可以越變越衰,像某些作家;社會會進步,祖國有用語為「逆進步」,貪官進天牢可以死得不明不白,過去全村人一同睇電視,今天全村人一同到北京上訪,經濟強國維穩費天下第一,事實證明了,有些血的教訓,反只會教某些人更偏執地相信自己正確。

我地位低,沒有懂京官的朋友,只有每天搭地鐵,看見敢於搶位、敢於吐痰、敢於大聲發言的祖國同胞。當然,13億人改變需時,而700萬人在強勢感染下,好些倒已變成強國派呢。

18年了,當我們真的開始認真看事實,就會發現原來很多人沉醉在噩夢中不願醒來,有些決定裝睡,還有些,日日鬼掩眼而自我感覺良好。

忘了,還有兩個偉大預言要說,一個,來自「千古罪人」肥鬼子:「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裡。」另一個,高登楝篤男神:「我係絕對唔會懷疑有一日,呢度有能夠全民轉軚親中嘅能力!」哼哼,真正的惡魔另有其人呀!

fb專頁:www.facebook.com/summerwater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