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得教,真是唔教?

4月伊始,又是教育界開始Turn Over的時候。筆者從事教育界一年見盡人情冷暖後逃離,想起了一些前塵往事…

當請既post同你簽約既post根本唔同的時候:有得教,真是唔教?

話說當年筆者仍是大學畢業初出矛蘆的小蕃薯時,獲一間中學以TA (Teaching Assistant) 聘請,當時學校是以某一學科出Ad,而第一輪group interview更是要測試大家就該學科的認識;但及至第二輪individual interview,面試的內容卻是關於B的議題。到最後簽約,校長拿著合約的post,已變成有關B議題的post。作為大學畢業初出矛蘆的小蕃薯的筆者,只敢手都震埋、笑笑口問校長:咦,點解個Title唔同左既?

如一貫的老細,校長話:無問題既,你睇下啲條款啦。(溫柔奸笑中)

入職後打滾一段時間,就明白點解當初校長要咁做:他一方面想你教該科目,又想你做B議題既野,就當然是要咁出Ad啦。做校長,果然是神仙放屁、非同凡響!

當TA變AT的時候:有得教,真是唔教?

當時入職,講到明要入班房教大班、教兩科(其中一科我只讀到中五)、要做班主任,實際職務幾近AT(Associate Teacher),而當然校長會一貫地說:拿,其實都是俾你可以攞多d經驗,睇下教書適唔適合你啦…(下刪五百字)。作為大學畢業初出茅蘆的小蕃薯,有人請就已經「”Lur”飯應」,更何況佢講得岩,是真是可以獲得很多寶貴經驗,倒是真的(但人工?當然是TA價)。

後來與同事混熟了,就當然知道其實當中是有多麼的不義在:話說本人的職位是某一類Funding位,學校利用該Funding位請TA入班房教大班,是走法律罅的行為,仲要教兩科;你做班主任可以令一位老師唔使做(我無乜聽過其他學校TA要做班主任);而且俾得你果啲班,當然就是大家都唔想教既衰班:成績品行樣樣差、日日鬧人才管到秩序果種。衰班塞俾你,都不是期望你教好他們,只是純粹有個獄卒看守而已。

當你有學生成張櫈車埋黎既時候:有得教,真是唔教?

話說筆者當時入職的是一間Band 3 男校,自不然如木人巷,學生吸毒、黑社會背景樣樣齊,隨時有警察入黎搵學生果種。學生情緒不穩定是家常便飯,聽過有老師差d被學生成張櫈車埋黎度,好似是避開到(好似係)。學生背景複雜,要不就有一大堆家庭問題、又或者一大堆特殊學習生,五花八門,要乜有乜。

當你要求學生抄功課既時候:有得教,真是唔教?

面對惡劣環境,如老師們萬眾一心,倒也是好;但奈何校長副校又特別鐘愛於看得見的成績,要求老師做一大堆數據,什麼功課龍虎榜呀、中期成績龍虎榜呀,不少老師日做夜做不是改簿做教材,卻是在與數據和漫無目的的會議連環搏鬥;更甚是要上下學期查全校的簿,老師為要交數,壓力指數爆標,不斷要求學生將功課整靚呀、改正呀…不少學生由於能力太弱,老師(包括我!)都要他們抄人家功課抄得完完整整,就是要讓校長副校極速睇簿時,能夠卑微的整齊一點點。

真是諷刺,平時在義正詞嚴要求同學自己做功課的老師,今日卻在要求學生抄好功課?這種教育方向,逼得我無法再待下去了(話說這是一間有宗教背景的學校呢…)。我做TA都做到隻狗咁,老師就更是不在話下。

一眾教育系畢業生,在真正踏進校門前,請好好調節一下你的期望:什麼春風化雨、培育德智體群美、別FF太多了吧。仲有人事鬥爭、學生家長問題、年年cut位、日日改簿改到天昏地暗…我只知道沒有最差、只有更差,差得過這樣的學校還多著呢。老師,只是淪為一份高薪的厭惡性工作而已。有得教,真是唔教?

好好諗清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