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恃無恐

大學校委會面對一個有法理代表,卻不聽話的學生委員,沒有選擇面對,沒有選擇溝通,而是乾脆將他趕出門外。如今做教育真容易,學生有反對意見,不聽教聽話,趕出班房了事。

有教法律的校委,質疑決定不合程序公義,校委有沒有權力要求學生另簽協議?到底如何要求學生保障其他校委安全?為什麼只要求一名委員簽署?沒有答案,投票照舊,學生照趕,這算不算另類暴力?

這是制度的暴力,在一個委任制度下,大多數人所行使的暴力。正如今日的議會,大多數民選議員的一票,永遠受制於小圈子選出來的議員一票,公義不彰,市民卻吹佢唔脹,因為制度傾斜,讓他們人多勢眾,於是,他們更竭力維護這種制度。

好了,有人希望從源頭根治,走出來反對這種不公平制度。你動口,說之以理,充耳不聞。你動腳,走上街頭,罵你阻人搵食。你動手,他更大條道理,罵你暴力。至於他們不跟程序,不依法理,用制度行使的暴力,卻可以不理。

這個城市,本來可以成就一個相對的公平社會,靠的就是一種互相制衡的體制,當這種制度被人有心破壞,變成一面倒,變成一言堂,香港,很快就可以真正回歸,變成一個人治社會。

當電視台變成代言人,用繁體字或簡體字,不必再以香港市民為依歸,因為已經變成獨家。當一個個街市也變成獨家,與兩大超市沒有分別,市民被迫買貴菜,因為背後都是大集團。

不能制衡的制度,制度張開的保護傘,讓這些既得利益者,變得有恃無恐。

原文載於2016年2月26日《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