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種‧責任

周日看何韻詩紅館個唱,氣氛一流,觀眾投入到站起來鼓掌打拍子。歌手的聲線和體能都在最佳狀態,演唱會賞心悅目。

參與個唱的藝人同樣出色,好像歌手自彈自唱《木紋》時,日本魔術師的水晶球變幻演出實在令人分心,歌聲和表演同樣精彩。何韻詩由頭唱到尾,最後唱的《癡情司》音樂響起,我的腦海隨即浮現舒淇和她的MV,動聽淒美。

《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和《禁色》都是出色的廣東流行歌,林振強和陳少琪的歌詞別具特色,難得何韻詩將別人的歌唱得渾然天成。順帶一提,林振強的歌詞別具一格,例如《加爾各答的天使》寫出愛至成傷的意思,可惜,即使在德蘭修女封聖前後,這首歌依然沒有太多人留意。

在台灣藝人無緣無故要公開道歉的時候,曾有當地作家撰文慨嘆台灣連一個何韻詩都沒有。我為欣賞何韻詩歌藝而買票捧場,歌手最重要是唱好每一首歌,其次才是參與社會運動,能夠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企硬就最好。

做人難,做貫徹傲骨的人更難,做有責任感有種的人更是難乎其難。我永遠站在雞蛋一方,以行動支持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人。加油。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0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