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線頹風早現 外強中乾靠員工堅持

九倉「cut」有線,傳媒人大感訝異。其實客觀來看,有線連蝕9年,所有節目幾乎「零話題性」。以一個私營機構的標準來說,老早關門大吉;即使以一個新聞台來說,紅燈也早已亮起。只不過有線是許多記者和評論員的工作必需品,是接收資訊的主要渠道,所以才感到晴天霹靂、如夢初醒。

有線新聞水準高,客觀公正持平、敢於揭露真相、港聞現場直播全球最快。有此成績,除了員工努力,還得益於充沛財政支持。任何重點新聞採訪,有線派員必定最充足。以最近在北京舉行的全國兩會為例,縱使北上採訪的機票食宿開銷高昂,但有線派員人數往往是香港媒體之冠,過去亦曾被友台記者戲稱是「打人海戰術」。

守護優質新聞外 還應求變求增長

然而,在業績連年「見紅」的情況底下,採訪資源經歷多次縮減,如今有線已幾乎取消所有在兩岸三地以外的採訪,不如昔日還會派員緊跟國家領導人出訪。另外,有線新聞部「80後」、「90後」員工的薪酬,普遍極低;即使晉升,月薪加幅一般僅得500至1000元。而比起記者,其餘攝影師、剪接師和工程人員,待遇更差。放眼新聞部,30歲出頭的記者,月薪不一定有2萬元;其他部組的員工,40歲出頭可能2萬元上下。

2014年雨傘運動,有線新聞部上上下下,瘋狂加班,體力嚴重透支。豈料事過境遷,最終的「OT補水」計法惹員工不滿,年終花紅更不足一個月薪水,士氣大受打擊。但身為「有線人」,大家心裏明白,公司年年蝕錢,還有花紅已是感恩。堅守崗位並非看份糧,而是出於「有線唔輸得」這份外人難以理解的「有線精神」。

講錢傷感情,也欠瀟灑,所以沒有員工會將現實問題宣之於口,對外眾口一詞僅談新聞理想與熱誠。不過,許多年輕記者「用腳投票」,一般幹不過3年便轉職,新聞部所有組別人才流失嚴重,某招聘網站長期看到有線招聘廣告。雖然背靠九倉「大水喉」,但當有線業績差劣得直接影響新聞部資源運用,管理層在守護優質新聞的生招牌外,還理應求變,尋求增長。

有線前新聞總監馮德雄在位時,曾致力推動「新聞節目化」,例如《有線中國組》節目,每集由兩三名主播導讀,再穿插短小精悍的新聞;又例如《新聞刺針》,將昔日長達20分鐘的時事專題,變革成數分鐘但一針見血的調查新聞。凡此種種,皆為適應新時代的觀眾口味,將長篇大論的新聞專題濃縮、「斬件」。可惜變革未見真章,他便離職。

24小時新聞頻道,由有線電視創先河。但如今面對新媒體劇烈競爭,兼且準備營運免費頻道,卻一直未見其嘗試革新。有線對上一次的話題之作,有多少人數得出來?有線新聞做得再好,也總需要一些話題助燃,吸引對新聞要求不高的市民大眾嘗試接觸吧?now有《撳錢》、港視有高質劇,ViuTV的惹火節目更是次次新鮮。至於有線近年創造的最大話題,除了「cut唔到」,可能就是如今的「熄機危機」了。

沉醉過去 無補於事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有線危機,並非突如其來,只是當事人和傳媒人,過去選擇視而不見。高質節目、高質創作,即使獲得知音人擁戴,並不代表能夠生存,這點放諸四海皆準、放諸各行各業皆準,更何況有線是一間提供收費服務兼在港交所上市的公司呢?

每逢有傳媒機構「行將就木」,總有一群新聞前輩,悲喜交集地重溫一遍傳媒界的黃金時代。那是智能電話尚未面世、社交媒體尚未誕生、主流媒體壟斷資訊的舊日子。不過,沉醉過去無補於事。有線前途未卜,希望其順利過渡之後,能適應時代變革,延續「有線精神」。

文:陳帆川

作者是記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