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辱無榮

最近曾鈺成好好火,由等埋發叔的政改表決開始,到梁特到立法會要求他執行議事程序,到其弟曾德成被退休,近一周以來,如果他戴個假髮,就是伶牙俐齒的怨婦,每天都明槍冷箭的不點名射擊目標,雖不明言,卻誰也猜得出他的泄憤對象;在香港做愛國陣營,傳統左派,大抵如他所言,只有辱,沒有榮。

對於香港老左,「蛇齋餅糉」的標籤黏上千年萬能膠,即使用鏹水也難以割捨,何况不斷引入豬隊友?聰明絕頂如曾主席,當經驗豐富。跟蠢人相處不難,給點耐性就行,但跟自以為是的笨人一起,需要的是千年道行。

也許對愛國陣營來說,國,就像宗教,決志信仰,往後只能絕對服從,不能質疑,只可跪拜,而且附帶不時生吞死貓的不公平條約?

但說到愛國,在別的國家,黑白分明,在中國卻特別叫人迷糊,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繁體字,簡體字,共產主義,投向市場的共產主義,三民主義,獨立運動……說話有幾重意思,要聽背後的背後的背後,層次豐富得過頭,正正常常的人,在這種環境下生活得久,會分裂出不同人格,簡而言之,黐咗線。

老愛國忠於信仰,倒是義無反顧的付出,頂多呻句有辱無榮;但辱是什麼呢?大國手眾目睽睽在人海中下沉抱膝呼痛,被質疑插水,他反斥「受辱」。但為剷除異己而不惜激化矛盾的人依舊在管治政府,輸了選舉的三姓家奴可跳班當局長,被推倒在地滿臉血的女子被控以胸襲警員罪成……這就是香港人活該受的辱嗎?

原文刊於明報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