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限度的膚淺

前排邀請朋友黎我屋企打邊爐,當中有一個樣貌姣好的女性朋友,姑且叫她Candy吧,佢將爐入面所有肥牛都夾哂入自己碗到,需知道肥牛係打邊爐嘅靈魂,我當然出聲:「喂你都留番D比人食呀…」

佢嘅回答係:「呢肥牛係我落嫁喎!」

言下之意,就係認為運用資源嘅人,應該擁有所有benefit。即係公司比筆錢你搞個project,你就有權吞哂project賺番黎嘅錢。呢種似是而非嘅邏輯,係佢身上多不勝數。

我同另一個男性朋友講起Candy :「點解佢咁嘅性格都有咁多兵?」

朋友話:「咁佢索呀嘛,你吹得佢漲咩?」

又啱,人就係咁膚淺,見到條女靚少少,就即刻去馬,從不會花時間觀察下佢待人接物、儀態、談吐、價值觀黎斷定佢係唔係一個值得溝嘅對象。

另一個朋友Bosco,曾經係Candy隻兵,近排終於決定放棄追求,正式「退役」,有日見面我忍不住講:「終於醒啦你,咩事令到你醒覺呢?」

佢想起成件事,憤慨地說:「只怪當時見到樣靚就決定去馬,我自問對佢唔錯,講野氹佢笑,關心佢,但佢毫無感恩,用我『攝』時間不突止,仲成日要我請食飯,又要我買呢樣買果樣比佢。有日,我回想咁多個月以黎無數嘅付出,只換黎敷衍嘅對待,覺得自己好傻,即日決定唔再理佢。」

Bosco當初係膚淺,但膚淺都有個限度,到某一個位都係會醒。呢個「位」,唔止係時間,仲可以代表事情的荒謬程度。

Donald Trump之所以可以擊敗黨內所有候選人,很大程度係因為佢直言不諱嘅性格,與一般政客造成巨大嘅反差,除左提供新鮮感外,還滿足了大眾對政客的期望,就是實話實說。

支持者都被佢嘅口號、漫罵甚至侮辱所吸引,認為那象徵着誠實,卻從不細緻地思考究竟他所提出的政策的利弊,也不思考假設他當選總統,這種出言不遜的行為會為施政帶來甚麼阻力,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就因為罵奧巴馬是Son of a whore,使白官決定取消與杜特蒂的會面(後來杜特蒂道歉後才回復會面)Donald Trump很巧妙地利用了這種膚淺以獲得支持。

可惜他的言論越來越過火,之前侮辱戰死軍人的家庭,已踩了很多美國人的底線,使他支持度大減,呢兩日仲要爆出侮辱女性的錄音,使其支持者大為震驚,佢係膚淺,但未至於膚淺到連一個咁不當嘅錄音都可以充耳不聞,睇佢今次選舉都係兇多吉少啦。很多公眾人物都會利用大眾的膚淺來為自己謀取利益,但這要拿捏得很準確,膚淺不等於智障,人們被騙到某一個程度終究會醒覺的。

社會上很多人就是「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選擇性地吸收資訊去為自己的膚淺編制一個美麗的謊言,只有助自我安慰,只會被利用而淪為別人的棋子,到醒覺時已經太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