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暮:「個仔本身免疫力廢」?家長知情權被剝奪時 那些人在說什麼

關心疫苗成效與風險的父母,到底在想些什麼?反「反疫苗」(下稱反反人仕)已經說過,連世衛都已經訂明,要有95%注射率才合乎準則,才有「群體免疫」的效果,為什麼還是有家長不打針?《新聞透視》甚至把「反疫苗」家長對疫苗的「誤解」都花了不小的篇幅,向公眾展示。為什麼反反人仕說的,家長偏偏「不聽」,還是去那些在反反人仕眼中專門發放「假資訊」的「反疫苗」群組?

反反人仕要打的對象是他們眼中的「反疫苗」KOL,並想把「打針是義務」的責任觀念灌溉家長。反反人仕的問題是,他們從來沒有表現出同理心,關心家長擔憂什麼;他們只會針對家長誤解哪個病徵、病毒,然後用專門知識反駁,得出「反疫苗KOL害人不淺」的結論與指控,每次都一樣。到底家長在擔心什麼?他們的回應就是:為大局著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最近一則網民留言:

「如果打MMR都折騰都(到)咁樣,即係個仔本身免疫力廢。如果唔打針中麻疹,成個group個個細路按吓摩就無事,但呢個仔就係西醫口中剩低會出事果1%,用薑汁沖涼都無用。」這留言包含的資訊量,相當豐富。首先,打一歲針MMR後,嬰兒身體出了狀況,是嬰兒本身的問題。如要向任何一個家長講這番話,你都成為「反疫苗」人仕了!家長關心的是:誰可確保我的孩子適合打這針?接著,這位網民直接否定了物理治療:嬰兒按摩,可經健康院轉介到醫院物理治療部去做的。最後,「呢個仔就係西醫口中剩低會出事果1%,用薑汁沖涼都無用」這句話,意思就是說:這個嬰兒沒得救,他本來就是那1%會出事的人。看到這句,可以用三個字總結意思:冇得救。

反反人仕一直以來的心態,就是打假,並宣揚「群體免疫」的義務。這兩種態度,我是認同的;至於他們的實踐手法,應該可以視為社學會研究對象:他們監視專頁上留言的每個人仕,截圖到自己的惡搞專頁,指責「反疫苗」人仕「誤導」,諷刺民眾無知,聽信錯誤資訊。他們以冒充、惡搞的方式打假,截稿至今獲得不足300人讚,可惜每個針對的帖文,都沒有提供為家長安心、放心的資訊。帖文就算寫明「正常副作用」,都敵不過網上傳播的一宗真實個案:副作用受害者的經歷。

民間出現這種嚴密監視的小組織,有心、用心,但捉錯用神,好心做壞事。我一直關心反反人仕的狀況,看到「反疫苗」群組反而因為他們的攻擊增加人數,在排除反反人仕都派人監視群組的因素,現象值得深思。反反人仕的行動,團結了深信「群體免疫」的社會活躍份子,共同指控有「反疫苗」群組根據「假資訊」宣揚「反疫苗」,甚至斥責「反疫苗」源於無知。而向來沒有「反疫苗」傾向的家長,照顧孩子時要處理的事務,疫苗僅是其中一項。有家長直言,若不是讀到反反人仕的文章,都不會關心疫苗安全──加入「反疫苗」群組人仕不跌反升,多得反反人仕的攻勢。對家長來說,在針卡上顯示的疫苗,是由政府免費提供的。誰會向一個本來免費的「醫療保障」說不?在私家醫院與診所,疫苗注射每支收費,亦有新興醫療中心特設「套餐」ABC,注射疫苗、口服疫苗一應俱全,收費不菲。

一個普通市民,為什麼會質疑免費提供的醫療保障?答案在衛生署指引:「不宜接種人士:對___疫苗所含的任何成份曾有嚴重過敏反應」。諷刺的是:衛生署從來沒有公開「疫苗所含的任何成份」,家長如何判斷?「曾有嚴重過敏反應」,就是指曾經注射。如果曾注射而得敏感反應,家長還敢為嬰兒注射嗎?這指引難道假設嬰兒曾經打過即將要打的疫苗嗎?如果要嬰兒注射才知道有沒有過敏反應,結果由誰來承擔?在群組中,有家長在健康院收到這些指引文件後說,就因為這一段指引,才開始質疑。

疫苗「正確資訊」的提供者,本來不應該由「反疫苗」群組或反反人仕充當角色,二者取態於疫苗的評述未必公允,發放資訊有沒有受認可,莫衷一是:反反人仕提出醫學報告,「反疫苗」人仕認為報告偏頗不可信;「反疫苗」人仕提供嬰兒疑受副作用嚴重影響的個案,反反人仕又會以邏輯「因果」反駁,指出個案與疫苗沒有因果關係。他們都是一般市民,都在自己能力範圍裡找資料。「正確資訊」的提供者,從第一篇文章寫到今日,都是希望衛生署公開資訊;資訊公開,家長知道「疫苗所含的任何成份」,據此向醫護界查詢,家長在全面知情的情況下,自有決定。問題是:衛生署有打算尊重家長的知情權,公開疫苗成份、藥廠、副作用等資訊嗎?

查台灣福衛部網站,香港同一支針,他們列出的副作用更詳盡。近年台灣發生多宗注射嬰兒疫苗後出事的個案,甚至有年青人注射流感針翌日病重,其後辭世。多宗意外導致民間聲音不斷,更影響各疫苗注射率。民間聲音是壓不住的,尤其對於一個民主化的社會來說,保障市民知情權,在政黨輪替的競爭背景下,市民的確比以前獲得更多來自政府的疫苗資訊。市民當然仍覺不足,不過民間監察力量都集中於政府,不斷施壓才有進境;政府亦不得不做,在「疫苗賠償機制」下,他們捱著一些官司。機制是當初政府對應民間質疑疫苗而成立的,正因疫苗副作用多不勝數,特設賠償機制回應訴求(就連中國大陸都有這個機制……)。名義上,它是保障人權的舉措,至於有沒有行使、如何行使,各地政府均以自己的方式與民眾角力,往往予人印象是,政府會以調查與法律程序消耗各家庭的精神時間……你懂的。官司於民間來說儘管沒太大進展,疫苗注射率急劇下降,政府只能順應民意,公開疫苗資訊,一為民間降溫──不時有新聞報導重提疫苗疑案,避無可避;二為提高注射率,確保社區合乎世衛「群體免疫」標準。

台灣審計處就有公開文件供市民下載詳讀,內容關於疫苗運送調查、疫苗冷藏設備、各項預防接種完成率、疫苗毀損實際發生日期與系統登錄日期差距天數統計等,詳述衛生部門如何管理疫苗,以及詳細地公開各統計數字。反觀香港,某診所曾有疫苗冷藏設備出事,善後工作如何,市民只能在新聞讀到幾段字,此外就無從得知。

我們倡議衛生署透明、公開資料,本來是民間捍衛知情權的訴求;只要資訊公開,不管是反反人仕,還是「反疫苗」人仕,在資訊對等的狀態下,不用各說各話,就大家都知道的資訊討論即可;亦毋須每次談到社區風險時,把科學與公共衛生概念混為一談。

反反人仕針對「反疫苗」KOL的指控,質疑疫苗者的回應,引來不少冷酷無情的留言。《請支持疫苗人仕快去打針》一文可說是試紙,試出一個議題可以令人的思維有多瘋狂。以下是《請支持疫苗人仕快去打針》在「評台」下的留言,不具名貼出──

-----------

A:有關疫苗

西方醫學重視臨床試驗實証:任何新藥測試,分 test group vs control group 比較數據。

如果,我話:「食過飯的人死了,食飯會死。」你信唔信?

這就是中國人缺乏邏輯思考,没有科學精神:為何不去比對「沒有吃飯的人是否會死」「吃飯/不吃飯食樹皮邊個死先」呢?

說「疫苗有害」,請提供數據比對:打針的群體 vs 不打針藥只打清水的群體(placebo),兩者後果如何。

只看打完針有副作用的,如同因嚥廢食。

──────────

A說「這就是中國人缺乏邏輯思考」,如果A是中國人,從這個留言可見「中國人缺乏邏輯思考」的確成立:「打針的群體 vs 不打針藥只打清水的群體(placebo)」是將(可能)免疫群體與打placebo的「群體」比較。到底誰是(可能)免疫群體,誰是打placebo的「群體」?打placebo「群體」人數與(可能)免疫群體相近嗎?A假設不打疫苗的人會打placebo又根據什麼「邏輯」?

其後,「為何不去比對「沒有吃飯的人是否會死」「吃飯/不吃飯食樹皮邊個死先」呢?」被人「神回」:

-----------

C:科學邏輯錯誤。如果100人中有2人食飯會死,係咪可以推廣為人人都必須食飯?有無進一步分析食飯而死的原因及救治?

-----------

C指出的「科學邏輯錯誤」,在網上以「科學」角度談論疫苗的各種文章,都存在著:「有無進一步分析食飯而死的原因及救治?」這才是科學可做的、可貢獻的。沒有一門科學的研究目的是「一百人死兩人是OK的」,只有「找出兩人死亡原因並看看如何避免」,才稱得上科學的偉大。

後來,A還有一項回應,可是C再沒理會A了。

-----------

A:可以比較:食飯哽死 vs 食饅頭哽死 的風險 – 其他自然療法的染疫死亡率呢?

如果叫「不打疫苗」,又冇有效防護/治療:因嚥廢食。

《大長今》係有講疫病的,長今養父母就曾因瘟疫喪兩子,一係就只派曾患「大瘡」又死唔去有免疫力的醫官去處理,懷疑疫症漫延則軍隊封鎖、放火燒村。

-----------

顯然易見,A是知道在某些人心目中「有效防護/治療」就是「自然療法」。香港的不幸就是,每年衛生署收到的注射卡介苗後異常個案,有增無減;保持注射率,亦不見得患肺癆的人少了。香港父母每每在嬰兒注射後異常,就醫經驗不好,才會自行尋找治療方法。A只看到父母向「反疫苗」KOL「尋找治療方法」,看到這個結果,沒有思考原因。

問題源頭就是政府對異常個案的態度。在資訊不透明、指引不足的狀況下,家長可以做什麼?面對一個剛出生的生命,沒有一個家長是不謙卑的。這是人的全新體驗,是重新學習的階段。他們備了十個月課,聽了無數講座。家長不全是無知的,只要政府給予家長一個學習的門檻,像A的人,自然不會指控「反疫苗」KOL,反倒可幫助家長講解「正常副作用」?

寫到這裡,我想回應上一篇文章提到中國內地因素,影響香港醫護界對於嬰兒注射卡介苗的判斷。讀到網民回應「我有興趣問筆者1.那個內臟負責製造抗體 2.疫苗的病毒係點樣打入血?」確實是我用詞不夠嚴謹:根據我向醫生諮詢的意見得知,卡介苗是眾多疫苗最複雜的;活性菌會在嬰兒體內游走,第一輪打不完,就要靠內臟派出對抗的細胞……醫生都承認這是有風險的,病毒潛伏期可以好長,疫苗效用提升到最高,都只能在一個不可保證的階段。但因移民來港各式各樣,尤以內地為主,又沒有其他最有效的防疫方案,不得不讓本地出生嬰兒冒險打針。香港醫療制度吃緊,給父母的講座和意向書做到十足十,亦有產前檢查代謝病、頸皮等,可是現時醫學科技好像仍未測出嬰兒有甚麼抗體(如有請提供,惠澤社群),注射疫苗就是要在充滿未知的嬰兒身體內,看看可否誘發B細胞出兵攻打模擬病毒。而嬰兒本人就是過敏症,都只能注射後才知悉有或沒有。這都是反反人仕沒有告訴我們的,今日竟由我來說出來。

至於病毒如何打入血……以前卡介苗的確有種皮下測抗體的方式,不過現在已經棄用了。這位網民,病毒不打入血,難道學反反人仕常常以為的「打清水入血」嗎?我沒有很充足的科學知識,不過就此問題,要向你說對不起:我是比較願意做功課、問醫生的……

網民說:「中国大陸仍是以上(肺癆等)眾多傳染疾病疫區:故此中港區隔檢疫尤其必要!全世界移民申請都要驗身:肺結核者拒絕,單程証申請者也要檢驗危疾,香港必須把關拒絕來港!另外,每年五千萬人次自由行是人流極大隱患:必須大幅削減入境人數!嚴限檢疫,拒絕疫區及冇傳染病防疫紀錄者入境!」我還以為在讀參選政綱。香港連審批權能否行使都成疑問,每日150個名額來港、不斷跨境的學童進出深港,檢疫只能根據過境人仕有沒有發燒;而現時只堵截發燒(發燒已是抗病階段,帶菌的如由檢疫人員看得出來就好),是第一個不充足;檢疫人手只有兩三人坐在測熱機前看屏幕,有沒有「紅人」經過,並不是由你講句「嚴限檢疫」就能拯救世界的。何況,近幾月已發展到深圳正防止流感自香港進境,嚴加管制的是「人多好辦事」的深圳,香港被深圳視為流感溫床了。你疾呼「拒絕疫區及冇傳染病防疫紀錄者入境」時,反而是深圳覺得你有病。

「香港必須把關拒絕(危疾者)來港」?這位網民一定是不知道:香港疫苗是內地遊客的搶手貨,許多內地人因為對國家疫苗失去信心,紛紛來香港打針;三月訂單,要排到六月之後才「有貨」。莫講話每人都享有人權到外地「就醫」,要香港拒誰入境又是哪個部門可管可決定的?網民在我文章下向空氣發言,於我文章無用,於事亦無補。我們正在面對的是超級複雜的環境;正因如此,我們更有權去知道疫苗的細節,就是為了別人、為了社區而注射,都要先知道孩子的體質是否適合,都要知道每支針的成份、效力、副作用。內地人是人,香港人是人,既然環境已成定局,每人都有權知道最多資訊來保護自己,而不是掛科學旗去打擊無從知情而自己尋索資訊的人!

我覺得可惜的是,反反人仕有專業知識,可以要求政府為家長做些事,卻僅花氣力在標籤和狙擊「反疫苗」人仕。防疫不只是打針,既然人人有責,我們做大人的,做人家長的,有判斷力的,面對衛生署草率的指引,怎可能不問清楚?政府又怎可能不給資訊?反反人仕散佈的恐懼,令不少人假定不打針的人都是帶菌者,都指責他們是不衛生的。

最後,我回應一下怪責我「題文不乎」的網民。他說:「原則上我支持打疫苗針,我本人亦很快去打疫苗針,並鼓勵身邊人去打。我及我身邊人(成人、幼兒及初生嬰兒)均未有因打疫苗針而出現反疫苗人士所說的嚴重問題(甚至基本上沒有任何問題!)。所以,你說得對,我們身體力行。唔駛祝我地好運,因為我地信來自各方的嚴格科學實證,並有相當一致的結論才選擇打針,唔駛靠運氣。呢種信心,同相信人類碳排放令地球暖化一樣,唔會因為侵侵或一個半『科學家』提出反對而變得懷疑。木暮,你作為一個懷疑論者,生活究竟有多困擾你?」每個求知求真的人都是「懷疑論者」,「懷疑」是求知的第一步。我讀過最「嚴格」的「科學實證」,就是疫苗如何用動物去做實驗,證明以前用的疫苗不安全。當初如果沒有人懷疑,就不會有這個實驗。

多謝各位網民回應。有此番互動,希望反反人仕理解:疫苗是防疫之一,不是全部。如果高舉疫苗效用,忽視家長擔憂,無視政府角色,這種討論就只有民間互罵的層次。此為最後一篇文章,如果仍有想法,盼各位離開鍵盤,在現實世界裡向政府施加壓力,為香港孩子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