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暮:請支持疫苗人仕快去打針

近日,網上出現不少反「反疫苗」文章,疾呼要做負責任的家長,避免社區爆發疫症,要嬰兒注射疫苗。有人甚至用細菌名稱在facebook開隱名帳戶,到一個被標籤為「反疫苗」的臉書專頁,向版主說「多謝」,用小學雞、中二病手段騷擾「反疫苗」人仕。在網上積極地支持疫苗注射的人,更會把「自然療法」視為詐騙,認為不應稱它為「療法」。以「食療」醫治國君平民的《大長今》主角,這回真的躺著也中槍!再讀那些講求科學理據的文章,多番提出美國有新移民社區爆發痲疹疫情,根據文章引述新聞報導分析這是由於「反疫苗」風潮釀成,當地有新移民聽了「反疫苗」的講法,相信了,於是決定不打針,導致社區感染,甚至有人不惜搬出舊聞:有個母親的孩子因感染百日咳致死,她指責所有不打針的人連累自己孩子。好一個未審先判的強國文化。

驅使一群正義人仕進攻「反疫苗」人仕,必定是基於公共衛生,為大多數人伸張正義,此乃義舉,理應表揚,並獲得大多數人支持才對。坊間不管是社運界著名維權律師、知名網媒策劃人、孩子已打齊疫苗的父母親,都紛紛在facebook反對「反疫苗」,說這是民眾聽信「陰謀論」的結果,亦/又提到二十年前有被除牌醫生發表了假醫學報告,一再向人說明某症與疫苗無關。不過,在所謂「反疫苗」臉書專頁上,按like者有增無減;有人呼籲「舉報」該專頁,一兩星期以來,邪惡軸心竟然安然無恙,難道立法會鄭議員說得對,「公眾都是白癡」?有義士拯救大家,堵塞二十年前假訊息假醫學報告繼續流傳,為何不立即行動,拯救世界?原因很簡單:越多人提出支持注射疫苗,越多人關注疫苗安全問題。尤其出現近日洶湧澎湃的網上攻勢,加上甚有公信力的無綫大台《新聞透視》,本來不知道「反疫苗」假理據假報告的人,竟都關心這個話題。支持疫苗人仕搬出一堆堆科學數據,只是指出假假假、假假假,沒有真真正正為公眾釋疑。孩子接受過疫苗注射的,父母會覺得自己做法正確、正義、盡責;孩子尚未接受疫苗注射的,父母在看不明白的數據中,反而更擔心疫苗安全問題。

支持疫苗人仕甚至把質疑疫苗的人都標籤為「反疫苗」,頗出人意表。醫學界一向有質疑疫苗的呼聲,他們可以質疑,普通市民不可以?何況,既然有人認為疫苗就算有「正常副作用」都值得打,一般疫苗期限只在6至10年,為何支持者本人不去打針?誰說百日咳一定是嬰兒傳嬰兒?由沒打針的大人傳嬰兒,難道是沒可能的嗎?為防流感在社區爆發,沒打針的人受打過針的人保護著,為何不譴責不打流感針的人,只針對擔心孩子的父母?假定公眾無知、接收假新聞假報告並且相信,設想質疑疫苗的家長沒有醫學專業,在網上自我感覺良好,傳播醫學專業文章,適得其反。

今天,許多疫症多是從外地傳入的。美國如是,香港如是,偏偏支持疫苗人仕只拿美國做例子,香港情況隻字未提。以百日咳為例,此症在香港早就絕跡;重現的日子,碰巧就是內地新移民來港最活躍的時間,這個巧合,導致香港醫護界大為緊張。至於卡介苗,不能延遲,要嬰兒出生廿四小時內注射;稍遲一刻,香港市民與醫院內的外來人仕接觸過,社區就容易出現疫情。由於肺癆潛伏期可經年累月,危機是客觀存在的。既然質疑疫苗人仕如我,都被問「你有良心嗎」這種誅心問題,以上這些強而有力的觀點,支持者竟都不提出,不挺身而出,保護社會?有幾個可能:一,根本不知道香港情況;二,牽涉中港爭議,不敢面對及提出現實問題;三,在「理據」中鑽研,忽略現實問題,不向政府提出要求;指責質疑疫苗人仕,「製造人民內部矛盾」,幾時都比抗議來得方便?

卡介苗,在台灣延到第五個月才打針,香港不能,是因為香港本地人在中港政策下,必須全面配合。試想想,父母知道自己孩子要打卡介苗,原來是為了這個原因,打針後一旦得了「正常副作用」,情緒會怎樣?為什麼不替新來港的人全都打針,反而要剛出生的嬰兒冒風險捱針?這只會產生新一輪中港爭論。

至今,仍沒有人提到最基本的生物科學知識:嬰兒內臟尚未成熟,疫苗誘發抗體(尤其卡介苗)需要內臟工作;人人發育不同,未成熟的內臟,都能對抗疫苗輸入「病毒」嗎?誰確保自己的孩子適合注射?支持疫苗注射的人,他們認為質疑之聲不應有;社區衛生大義當前,個人犧牲是少不免的嗎?既然醫療制度健全,為何不讓父母知情、安心?為保護社區及早注射的話,在父母盡「公民責任」之前,應否先檢查嬰兒是否合適注射?醫院出生的嬰兒,是會由院方先檢查,而這些資料(包括血型)院方是不會告知父母的。為嬰兒注射的醫院、健康院,能否確認嬰兒適合注射?不妨從我上一篇文章引來的網民意見做個總結。

「我哋每日都搭電梯、地鐵、巴士、飲用食水、接觸各類唔同嘅東西!你又會去問 電梯點樣運作嗎?怎樣才叫安全?發生意外嘅機會率?如果冇人發現有鉛水 你又會知道嗎?」怎樣才叫安全?比喻好壞不重要,最重要是問得好。電梯/升降機就算定期檢查,都不保證安全;為讓人安心,公司會貼出告示及指引,告知公眾幾時檢查過。至於鉛水,網民意思就是說,要有人健康出問題,才知道水質異常?這個比喻,正好就是衛生署給家長的指引條文。衛生署派發的指引,列明哪種情況不適宜注射疫苗,就是曾注射過疫苗,然後出現健康狀況的人。用俗話講,就是「唔打唔知身體好」。如果院方都不確定嬰兒體質,打過針出過事才知道適不適合,把醫學責任完全交給科學知識貧乏的父母,父母唯有自行尋找疫苗原理、成份。以我在醫院和健康院查詢的結果來說,醫護都是用「公共衛生」概念來說明疫苗效用、風險評估來交父母決定。諮詢過程中,他們並沒有詳解疫苗成份怎樣對嬰兒有益,更不會保證反反疫苗口中「正常副作用」會不會有最嚴重的結果:就算出事只有萬份之一,誰敢說那個「一」不是自己?至少,醫生是不會向你保證的。

除非,醫院從今以後確認嬰兒體質合適注射,否則父母就有責任問清楚,才判斷。如果有人認為公民責任比父母責任更重要,大可向醫護界反映,開放資訊,甚至如《新聞透視》記者向防疫醫生顧問建議,引入疫苗賠償制度,由政府負責(我是反對賠償機制的,這是引述)?廣納意見,才稱得上「公共」。

網民說:「其實我們每日都面對唔同嘅風險!你重視嘅你咪去自己學習一下搜集下資料囉!醫生同你講一大堆醫學名詞你咪又係一個得個聽字,唔通我哋真係100%明佢講乜如果佢同我哋話有千分之一風險也好萬分之一風險也好,到最後決定打定唔打咪又係靠估!唔識咪問下啲做護士或者做醫生嘅朋友囉……到最後都係跟大隊」這位網民似乎說到問題核心:靠估。

靠估,就是科學態度嗎?疫苗裡的「病毒」是直接注射入血液裡的,據我在嬰兒出生前已搜到的卡介苗資料,潛伏期是以年計的,誰知道嬰兒內臟能產生要去「打仗」的細胞?父母沒有醫學知識,院方又不會告知嬰兒是否適合注射,最後就是「靠估」?如果這是合理的話,出了事,誰擔當?有家長指出,讀完衛生署指引,才決定要好好問醫生意見,甚至因指引而決定不注射。另有網民指,我應主動找衛生署指引;現實是,孩子出生前數月,已在各區健康院找過,那些小冊子少之又少;衛生署網站提供的資料,是沒有疫苗製作時間及期限,沒有藥廠名稱,沒有免疫期限……網民說:「作者提出異議,說衞生署疫苗資訊不足,所以不為嬰兒打,但作者如果認為這事那麼重要,又有否主動尋找有關資訊,並向專業人士查詢?沒有。文中佔大部分都是情緒式發洩,可知他/她理性不足,欠缺持平和批判思考。」我只能持平地回應兩句:衛生署資料其實很充足,只是沒有全面公開。

嬰兒要打針,何來是義務?家長是有知情權的,就算認定家長聽不明白,都要向他們講解,這才是義務!在複雜的現實生活環境,把文章與資料倒灌在網上,譴責質疑疫苗人仕,於事無補;要切實地防疫,首先請支持疫苗者坐言起行,去注射各位適合注射的疫苗,為社區著想,在免疫針已到失效的年紀,都請注射,並請各位呼籲所有市民都注射,好好保護社區。而我,會繼續促請衛生署公開資訊,並以我所獲的專業醫學意見為準,自決打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