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勇武派隕落

看着本土「政治新星」,迅速冒起,再迅速隕落,無限唏噓。

梁天琦表示自己「有底線」,不想坐監,又不打算補選或者助選,覺得自己沒有能力號召群眾反釋法。他決定讀書充實自己。

梁天琦代表的是近年冒起的「本土+勇武」政治勢力,他們踩着老舊的泛民來上位。

可惜,看人挑水不吃力,自己上陣壓斷腰。

梁頌恆游蕙禎兩人被中共窮追猛打,亳無辦法,無勇無謀;梁天琦因為選舉受阻,訴訟纏身,便萌生退意,不再勇武。熱血公民的鄭松泰,至今最勇武的抗爭便是倒轉國旗區旗。

當梁君彥不斷粗暴驅趕議員離場,這批「政治新丁」無能為力,沒有任何勇武反抗。

諷刺的是,被他們嘲笑「左膠」、「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傳統泛民議員,卻是最勇武的一群,曾經以人鏈護送梁游入場。

議會外,這些本土勢力完全失蹤,沒有發動過任何一次具威脅的抗爭。唯一有規模的遊行活動,又是「和理非」的民陣發起。

那次遊行的插曲,便是有人嘗試堵路,結果警方「速龍小隊」一來,便留下了梁頌恆跑得比速龍還要快的逃亡畫面。所謂勇武,完全吹水。

至於強調本土或者港獨的理論層面,也被彭定康直接「KO」了。整個本土陣營,誰也不能公開回答肥彭的關鍵提問:what is your plan?

別問了,他們曾經以為香港有天然氣可以自給自足呢。

選民突然發現,這批「本土+勇武」的政治新勢力,原來既無理論基礎,亦無抗爭的能力,脫光衣服,當眾獻醜。

那些本土派覺得和香港亳無關係的大陸異見者,不論是李旺陽劉曉波許志永,有誰是遇到挫折便退縮?他們用最「和理非」的手法抗爭,卻有着最勇武的精神,牢底坐穿砍頭也不回啊!政治不是請客吃飯不是用堅毅的眼神拍MV宣傳便成功。去到最後,香港的政局,又回到原來的抗爭起點。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