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蛋

《十年》裡的「本地蛋」一節中,廖啟智飾演的雜貨店老闆真是入木三分,他一直向兒子循循善誘,請他不要忘記自己是吃本地雞蛋長大的,不要跟隨學校的紅衛兵般去批鬥本土之物,包括本土雞蛋或書籍。

結果是,他的兒子不單沒跟紅衛兵同學為伍,甚至向書店老闆通風報信,讓他知道即將受禁的書籍,好讓對方可以在秘密倉庫儲書。電影裡,廖啟智大概說,如果不是自己以前事事逆來順受,今天兒子便毋須為了真相鋌而走險。

《十年》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最滑稽的評論應數黃百鳴,他連電影都沒看過便說獎項是「極大錯誤」。還有林建岳第一時間批評《十年》得獎是香港電影界的不幸。大陸傳媒公布得獎名單偏偏不提「最佳電影獎」,還要特別申明是完整名單,此地無銀三百両,作假以自欺欺人,無以甚之。這班人好像「本地蛋」裡的紅衛兵學生,一見了「本地」、「本土」兩個字便神經緊張,急着跟對方劃清界線。

誠然,電影論藝術程度及故事完整可能未算完美,但筆者認為藝術家在言論窒息的空間創作,單是這份勇氣也應該加分,也因此艾未未的藝術作品未必贏得人人鍾愛,但大家還是對他推崇備至。香港人都喜歡《撐起雨傘》這首歌,因為這是一班無懼政治打壓音樂人的勇氣作品。更何况,《十年》充分反映了香港現實,充滿時代氣息;於大街小巷放映時得到蜂擁支持,茶餘飯後引起廣泛討論,觸動整個香港,引發深刻的反思和迴響,這不就是藝術最高境界嗎?得獎真是實至名歸。

說到底,無論是《撐起雨傘》或《十年》,背後的創作人就像「本地蛋」裡的廖啟智兒子,知其不可而為之。爾冬陞在頒獎禮說:「我們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感激這班創作人,讓我們知道香港還有不少無畏無懼的同路人。

今天北京政府對待泛民主派和本土派,也像親建制的電影人對待《十年》一樣,以圖滅聲。只盼香港人毋忘初衷,爭取真正的港人治港。自己香港自己救,共勉之。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