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凱迪:大家來選區議員

?

佔領運動暫息後,除了關注政改第二階段諮詢以及泛民的投票意向,輿論的焦點落在雨傘運動將會結出什麼政治果實,不計這個星期日開始的村代表選舉,今年年底的區議會選舉會是第一戰。

高登網民早在11月初就發帖〈【反攻建制】2015區議會計劃〉,號召「巴絲打」參選,並迅速成立了涵蓋幾乎所有區議會的討論組。稍後金鐘部分佔領者亦宣布成立由商界人士和前政務官等組成的委員會,籌錢支持30歲以下青年參選。筆者側聞還有另外幾個「傘字頭」的網絡計劃派人參選。

這些班底一般打出的旗號是把雨傘運動的力量「帶到社區」,一方面希望增加市民對民主運動的支持,另一方面則狙擊親北京的建制派。高登網友帖文列出四大目標:打亂建制派參選部署;防止建制派自動當選;偷雞;以及形成地區勢力,將年輕網民聲音帶入議會,長遠劍指立法會。

然而,政治評論人多年來不斷提醒我們:一、立法會和區議會選舉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戰場,以全港政治議題掛帥的區議會候選人,結果往往強差人意。人民力量上屆區選派出62人出戰,高喊「票債票償」,僅1人當選。因此,雨傘一族「一身黃色」落區,不會有好下場。二、做好地區工作是泛民主派保住區議會議席的基本方法,但長遠亦難以頂住資源無限的建制派。

?

朱凱迪:大家來選區議員

改變地區政治常規

順着上述思路,有社運朋友勸雨傘一代不要浪費時間,亦有泛民地區幹事呼籲他們不應該以民主教育者的姿態落區,真要投身選戰就要學習幾個老牌泛民政團的地區工作方法,從頭做起。筆者認為,兩種講法都忽略了佔領運動帶給香港民主運動的新動力——雨傘一代絕對應該把握機會投身地區政治,更應該以改變地區政治常規的方式參與地區政治。

無論建制派還是泛民主派,區議會地區政治的常規就是透過爭取政府資源,以向選民提供個人化的服務或利益,藉此鞏固政治代理人的地位。結果,表面上雖然有選舉(今年的區議會選舉,除了27個當然議席外,全部直選產生),但實質上社區並沒有真的走向「民主」,居民根本沒有權力決定社區的發展方向,亦沒有經驗構思更好的社區願景。

雨傘一代能夠「帶到社區」最寶貴的東西,其實不是民主理論,而是實踐民主社區的經驗。在佔領區的兩個半月,這班人經歷了無數次以商討解決現實問題的過程,幫手建立過各式各樣不以金錢來衡量的互助機制(物資組/急救站/廁所/自修室),也操作過以往從未想過的社會實驗(在金鐘的花圃種菜/垃圾桶被刻意封住,所有廢物都要先經回收區分類)。有學者形容,佔領區是自發社區營造的最佳例子。這種從下而上改變現實的經驗和創意,正是香港地區政治最欠缺的。

全面打破「派福利」悶局

過去泛民候選人專注於自己選區「揼石仔」做代表,陷於單打獨鬥的困局。雨傘一代「政治素人」的地區政治,強處在於「連結」而不是「代表」。他們的首要任務,是把新時代中所有更樂於參與政治的市民連結起來,一圈圈地壯大能量,包括連結各式網上社區群組(有關注議題的,也有消閒吹水的),推動不同的社區營造項目,譬如出版社區報、建立社區照顧網絡、發展社區經濟等;同時也連結所有志同道合的候選人,提出超越個別選區的「區議會政綱」,讓選民有更多層次的地區政治想像和選擇(例如城鄉共生)。

台灣有民間團體在太陽花學運後策動類似的參政計劃,名為「大家來選村里長」,結果在較早前的「九合一選舉」中,42位參選,12人當選,成績令人驚喜。期待雨傘一代也可以藉着區議會選舉,全面打破「派福利」悶局,讓地區政治重新成為香港民主運動的前線。

原文刊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