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琼愛:「自由看@太古坊」看到了什麼?

「自由看@太古坊」由太古地產與西九文化區合辦,主要在太古坊內藝術場地、全新ArtisTree舉行,但也有在公共空間和食肆內進行的節目,形色頗為多元。要總括一連十天的戲劇及舞蹈活動,我想可以用「刺激思考」來形容。

《會》的兩位藝術家如時鐘上分針和秒針。攝影:Thomas Lin  

香港的表演藝術活動近年發展蓬勃,本地演出不斷增加,外地藝團到港演出也不少,身為評論人或藝術愛好者,每個星期都有不少演出可供選擇。但若大家關注國際藝壇動態,便可發現許多正在冒起,極受歡迎的藝團或表演形式,都缺席香港。我們依然有一流的、老牌藝團/藝人到訪,但前沿的、非傳統場地的,國際潮流/話題的,卻不多見,又或者要相隔若干年後,才在演藝節目名單上,看到其名字。跟十多二十年前相比,會發現更多圈中人往附近地區如台北澳門內地去看演出。

作為文化藝術活動的策劃者,除了滿足普羅大眾的娛樂需要,考慮票房收入以外,還需要為觀眾/藝術家提供刺激思考、啟發創作人靈感的作品。在這次「自由看@太古坊」,自己觀看了大部份劇舞節目。在如此密集的節目編排中,每個演出均有其獨特之處,多少看到西九表演藝街部門團隊想為香港表演生態提供怎樣的刺激,補足現時的缺塊。雖然藝術總監剛上任,未知將來具體的藝術方向,但相信這次可視為西九文化區將來節目策劃的一個取向。

《我,馬伏里奧》

開幕節目的《露拉,出走中》的形式已很有趣,來自美國芝加哥的「手動影院」不搞高科技,以簡單、傳統的工具,如學校可見的舊式投映機,普通物料製成的剪影木偶,再加上真人演員、現場音效及音樂演奏,配以電影手法來述說一個有點懷舊味的少女成長故事。他們把一切都放台前,與觀眾分享整個幕後的過程,看著身兼演員與操偶師的表演者如何遊走在兩個身份之間,眼前栩栩如生的場景是如何靠雙手搭建出來,再次證明創意和想像力不一定要科技的出場,我們的一雙手也可以做到神奇的效果。

在太古坊連接各座辦公大樓的空間演出的澳洲Back to Back劇團《物體不明》,則呈現了一個吊詭的「演員—觀眾—途人」的三角關係。演出安排在午餐和下班時段,大堂途人熙來攘往。一個身形頗肥胖和一個不同能力的劇團演員混在人群,毫不起眼,兩個本地演員則一身行政人員打扮,同樣淹沒在人海中,途人經過其身邊誰也不會多看他們一眼——但會注視甚至拍下坐在大堂臨時觀眾席,帶著耳機找尋對話來源的我們。演出充份利用了場地環境和群眾建構場景,亦突顯了看與被看的奇異關係:演員混在行色匆匆的途人中,反而平常在劇院隱身的觀眾卻成了最受注目的對象。看者也被看。劇團展示了如何成功利用公共空間和群眾演出,以及如何以同等方法的呈現傷健演員。很期待看該團的其他作品。

「觀‧影──香港舞者」現場演出  攝影:張志偉

出色貼近的互動

至於英國戲劇創作人添‧高治以莎士比亞劇作《第十二夜》的小人物馬伏里奧,發展成的《我,馬伏里奧》,一個棟篤笑式的獨腳戲,示範了創作演員可以如何深挖文本,擷取演繹角度,以及與觀眾互動,演出可以達至怎樣的高水平。他以嬉笑怒罵的手法,與觀眾探討何謂瘋狂,透過與觀眾的互動顯示人類內心殘酷的慾望(大家都齊心地數一二三,等待看環首的高治腳下那張椅子被拉開),當下並未想到自己的殘忍,只是一股集體的慾望,笑過後卻叫人想到背後反映了怎樣的人性心態。

《Acrobat》的David Chong也很有親和力,他把演出帶到觀眾日常生活的空間,讓藝術走進生活。演出名稱「Acrobat」既代表了他父母本身雜技員的背景,也喻意他集廚師、樂手、歌手、說故事人多種身份於一身,在演出中不僅分享了他親手烹調的食物,也說及父母飄洋過海和自己遊子身份的故事,坦誠而親摯。

舞蹈節目反映國際潮流

舞蹈節目則以舞蹈錄像為重點,也反映了近年國際舞壇的潮流。節目「觀‧影──香港舞者」包括現場演出及裝置展覽。這個由兩年前的舞蹈錄像工作坊引發的計劃,邀請了工作坊導師,澳洲編舞及舞蹈錄像導演蘇‧希利及本地舞蹈錄像攝影師黎宇文為十位香港舞蹈家拍攝舞蹈錄像,介紹各位舞蹈家的特色。然後在這次活動中安排了錄像裝置展覽與現場演出。將舞者推介與藝術創作連在一起,是個很不錯的構思。現場演出中幾個大屏幕播著錄像片段,與現場的演出相互呼應。演出尾段尤其好看,舞者的肢體及出入如行雲流水,錄像與現場構成一個整體,可惜這次只有五位舞蹈家,期待能看到其餘的演出。

由丘智華、曹德寶、岩并REMU、曾翠珊及葉奕蕾等五位導演的錄像作品的《相/人/舞》展覽,則回應蘇‧希利對「人像概念」的看法。以雙頻道形式,拍攝不同舞蹈家,看到了導演的心思,也看到舞蹈家的本色,展示了舞蹈錄像的不同面向。

為這次活動「閉幕」的《會》,由澳洲藝術家Antony Hamilton 及Alisdair Macindoe創作及演出。兩個人加六十四台自己設計的小型機械敲擊裝置,以身體與敲擊聲互應。排成一圈的敲擊裝置,加上兩位站在圈內的表演者叫人想到時鐘。看似簡單的裝置,經過細心的編排,與表演者動作結合成出色的效果,可以純粹欣賞其節奏,也可尋找內在的意義——時間流逝的呈現,又或者身心律動的節奏與空間的有趣關係。

以手動始,以科技終,再涵蓋不同的演出空間,看罷「自由看@太古坊」,想到香港的表演藝術,實在可以更為多元。

《物體不明》充份利用了現場環境。

圖片提供:西九文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