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龍逝世40周年 ——與配樂有關的二三事

Time does indeed fly!今年是李小龍逝世40周年,坊間有5年展期的「武、藝、人生——李小龍」。他的罕有才華,後繼無人。他那強勁的功夫影像,不但突顯他個人獨特魅力而影片配樂亦令人有深刻印象。Lalo Schifrin的懾人音樂,獨步世界。《龍爭虎鬥》樂曲配合李小龍的怒吼已家傳戶曉。他的光輝傳奇,長留人間。

自己對作曲家的情意結始於1967年粵語長片《飛男飛女》片中音樂。經多年尋覓才得知音樂源自Schifrin的Murderers’ Row。有幸2006年聯絡上大師,游說他與香港管弦樂團(港樂)cross-over,因而他重新編排樂章Enter The Dragon。5月16及17日Schifrin原為與港樂作頭盤式悼念一代巨星,但很可惜事與願違,演奏會最後只配上二線小號手James Morrison及本地爵士樂精英包以正作草草了事!

衆所周知,六七十年代本土電影「背景音樂」絕大多數是盜用外國影畫配樂,有嚴重侵犯版權問題。期望圈內人能重整發行,成立基金會將賺到利潤回饋社會或電影資料館和香港國際電影節等。誠然我們需要很大努力解決複雜版權難題,否則在公平公義下,粵語長片應不能公開放映及必須繳付音樂版權費給有關單位CASH、ASCAP、SACEM或個別composer estate。

2012年享有政府巨額(6820萬港元)資助的港樂,多年來故步自封只着重推廣古典樂(基本工作)而忽略了雅俗共賞「影畫音樂」!試問港樂可曾提升而邀請世界級電影音樂人來港cross-over?

殿堂級爵士樂及電影配樂大師Michel Legrand原定於3月23日與香港城市室樂團在大會堂聯合演出2場,相信因門票滯銷之故,演出最後被迫取消。筆者相信是與宣傳失敗有關,非常可惜!

去年港樂很鬼崇地將牌坊變面成什麼HKPhil(Feel)?此舉招致輿論譁然、樂迷不滿甚至憤怒!港樂作風傲慢見稱!她們可能濫用公帑錯誤更改30年的金漆招牌——低音譜號龍頭logo。新舊比較,立竿見影。新貌好像「和平紀念日」襟花poppy,簡直令人痛心!

配樂是電影的靈魂,不可分割。但40年後今天回望「音樂欣賞」文化,電影配樂之優美並未能融合發展,連行內人都沒有那份passion,不禁唏噓和無奈!記起吳思遠在金像獎一席話:「人要有夢想,永不放棄,夢想可成真」?期望有關業界、傳媒及有心人walk the talk:多推介、多聆聽、多觀看和多支持「電影配樂」(film score)。

文:Gary C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