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國歌也是利器?

本月一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國歌法》,並將於十月一日在內地生效。而法律委員會的審議結果報告中已經明確提出,《國歌法》要「適時」地分別納入香港和澳門的《基本法》附件三,各自在當地立法實施。此事在社會上掀起了廣泛討論,不少港人均擔憂人權和自由會因而受損。

其實,為何《基本法》會容許一些全國性法律在特區實施呢?《基本法》第十八條訂明,特區所實行的法律為《基本法》、香港原有法律和特區立法會所制定的法律,而全國性法律除列於《基本法》附件三外,不在特區實施。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特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這條條例所訂定的規限委實是筆者堅持訂立的。《基本法》起草期間,魯平提出有些大陸法律要在港實施,我當然強烈反對,因這是違背了《聯合聲明》的規定。但魯平解釋指國旗法和國籍法等全國性法例,是有必要在港實施,而我亦認同,便提出要將這些在港實施的全國性法例清楚列明在附件三內,以及訂明日後增補的限制。

因《義勇軍進行曲》的國歌地位直至○四年才正式確立,如果《基本法》起草時已有《國歌法》,筆者也一定會同意將之納入附件三內。然而,如今立法卻絕非「適時」,因治港者近年總是有權盡用,去年人大釋法,越權修訂了本港法例《宣誓及聲明條例》,最終導致六位立法會議員被褫奪議員資格。有此前車之鑑,難怪港人會懷疑引入《國歌法》的動機。况且,《國歌法》有不少主觀規定,亦令人禁不住覺得是另一個打壓異己的「利器」。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