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怒海中的燈塔

上周四,大律師公會(公會)召開會員大會,改選主席及五名執委,角逐的兩張名單,分別是爭取連任主席的林定國所組的團隊,以及由前主席戴啟思組成的團隊。

當日選舉氣氛熾熱,筆者在會員大會舉行前的十五分鐘,抵達位於五樓的會場門外。那時候,場外已是人山人海,可謂插針不入,就連想排隊輪候入場,也根本找不到哪裏才是隊尾,擠迫得令人透不過氣。於是,我便折返地下大堂等候,約十分鐘後才再上五樓排隊輪候入場。目睹今屆會員大會的盛况,我在排隊時,禁不住跟身邊並不認識的大律師說:「大律師公會已經贏了!」

林定國曾暗示戴啟思團隊將是次選舉政治化,但筆者不敢苟同,反而認為是次選舉喚醒公會會員,意識到公會的社會責任。政府建議的「一地兩檢」方案根本是將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公會的回應又豈能怠慢。但林定國在任時,竟拖延至「一地兩檢」幾成定局後,才作出公開聲明,縱使該聲明措辭強硬,但「一地兩檢」已覆水難收,時機盡失。其表現着實令人失望,更嚴重破壞公會形象。

全港一千四百名執業大律師中,有超過一千一百名當日親身或授權投票,投票率高達八成,打破歷屆選舉的紀錄。

我深信在戴啟思的領導下,公會能夠如怒海中的燈塔般,時刻守護香港的法治。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