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峯:一地兩檢民意戰

一地兩檢方案出台,政府及民主派均明白到要打一場民意戰。一兩天過後,有「消息」指出,政府內部的初步評估是民情反彈程度並不算大,學者梁啟智上電視接受訪問,記者也問他如何看待反對聲音似乎不大的問題。撇除個人對政府方案的態度和意願,政府和記者提出的對現實狀况的判斷,似乎也難以否定。

民主派輸蝕在基本語言問題上

對於「反對聲音似乎不大」,我們可以有多種解讀。有人可能會把它連繫上雨傘運動過後民主運動面對的困境和市民的無力感,而且7月份已經有劉曉波逝世和法庭取消議員資格兩單令民主派支持者很憤慨的大新聞,人們在情緒上和行動上都有疲態,可以理解。另外,也有人可能會指出,面對着一個幾乎全部被收編的主流媒體系統,再加上高度碎片化的網絡世界和專注力愈來愈弱的民眾,反對聲音不要說主導輿論,甚至連製造足夠的音量讓人們持續關注事件都有困難。

這些也許都是重要背景因素。但如果聚焦在今次的議題本身,民主派到目前為止,還輸蝕在一些基本語言問題之上。現時,大眾的基本印象,大概是政府「推動一地兩檢」,民主派則「反對一地兩檢」。如果我們不去理會具體情况和細節,「一地兩檢」這名稱,聽起來不會讓本身不熟悉議題的人直接覺得是壞事。政府推動一地兩檢最基本的論調,是「一地兩檢快捷方便,帶來極大經濟效益」,聽起來簡單易明,又好像合乎邏輯,而且香港人從來既講究方便也講究經濟效益,很多香港人認同「一地兩檢是好事」,並不出奇。

你說社會上有反對聲音,政府就說「一地兩檢在外國也有先例,英國法國美國都有一地兩檢」,不太明白細節的市民又即時「釋懷」了,「既然人家這樣做,即是說沒有問題了」。民主派處於被動的位置,需要解釋英法或美國的一地兩檢跟香港政府提出的有什麼分別,其實也不是那麼難理解的東西;但如果部分市民本身不求甚解或「立場先行」,要這些市民聽得明白就絕不容易了。然後,部分民主派人士用上如「割地自閹」等較誇張一點的修辭,或甚至勸人將來不要走近西九龍。問題是,這種言論最多可以動員「同路人」,對本身不覺得一地兩檢有什麼問題的市民來說,這種言論不管用,甚至可能有反作用。

倘輿論聚焦枝節 對政府有好無壞

記者提問,內地口岸區能否上facebook,在記者會當場算「將了袁國強一軍」。但政府一旦定下神來,其實會立刻領會到,如果輿論真的聚焦在「能否上facebook」這種枝節得很的問題上,對政府其實有好處無壞處(而且以筆者理解,中國大陸到目前為止是沒有全國法律將個人「翻牆」行為刑事化的,中國政府年初最新的指示,要加強禁絕VPN(虛擬私人網絡),規管的是仍然是網絡供應商而不是網民,事實上哪一個常要到大陸公幹的香港人不會嘗試用VPN「翻牆」?)。

這裏可以聲明:筆者反對現時政府提出的方案。一地兩檢的好處,說來說去就是坐高鐵而終點站不在深圳的人,不用在深圳先過關後再上車,所以整體而言方便一點,經濟效益也許高一點點。但這過程多花的只是15或20分鐘而已。單為這點瑣碎好處,讓內地法律在香港市中心某空間實施,讓內地人員在該空間執法,而對《基本法》第20條的使用,更是開了除人大釋法以外第二種隨意解讀基本法的方法。兩者加起來,基本法有寫到的,人大可以解釋;基本法沒有寫到的,人大可以授權。基本法完全失去限權的作用;或者說,它只會被用來限制人民的權利,而不是政府的權力。

爭取民意支持 常識通常比理念有效

不過,回到民意的問題。當政府訴諸「常識」,以主流新聞媒體以及影響力可能更大的某些資訊娛樂媒體或節目作宣傳機器時,政府自然會佔上風。當然,政府也說了很多違反常識的話,但只要市民接受「一地兩檢很方便」這個常識性的說法,提出理據的責任就在反對方。一個社會中的「常識」,可以潛伏着很多很保守的意識形態;但現實上,要爭取民意支持,常識通常比理念有效。接近一個世紀之前,Walter Lippmann在《民意》一書中說,世事太複雜,民眾對社會事務的了解,只會基於很片面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所以,能操控這些刻板印象,就能操控民意。今時今日,世界上不少政府都常常在做這種示範。

反方要思考的,是如何應付政府所依賴的「常識」觀點。筆者沒有萬靈藥出賣,只能說,第一步,可能是要想清楚是否一定要把自己的立場設定為「反對一地兩檢」。其實在上星期,前高官王永平及其他一些評論者都已經提出,類似美國模式的一地兩檢是可行的,即是大陸人員在香港只進行清關檢疫等基本工作,內地口岸區以至列車未到深圳前仍然沿用香港法律,由香港人員執法,為大陸關員提供協助,有需要時將大陸方面不容許離開內地的人士遣返內地。

這也是一地兩檢,在方便或經濟效益等問題上跟政府現行方案無異,但排除了內地法律在香港實施以及使用基本法第20條的問題。如果民主派也認同這個方案可行和合理,在論述上就要考慮是否應該避免給予民眾「反對一地兩檢」的印象;需要反對的是「政府方案」,原因是反對在香港實施內地法律、反對公安人員在香港執法、反對任意更改邊界,但強調跟一地兩檢沒有必然衝突,政府絕對可以做到沒有這些問題的一地兩檢。

這樣就可以爭取到民意支持嗎?當然沒有那麼簡單。在「立場先行」的時代,「游說」變成極高難度動作,但民意戰仍是要打的。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8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