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臻文:世界,從來不是你們的──20年後重看《香港製造》有感

 

當年《香港製造》上映時,我身處溫哥華,在當地電影節觀賞此片,被戲中的凌厲影像深深觸動。

非常佩服陳果導演,他僅僅用劉德華拍剩的菲林,並起用一批非專業演員,就拍出一部充滿香港草根情懷的佳作。

如今回流香港多年,再看《香港製造》的4K修復版,發覺電影一點也沒有過時,片中呈現的世紀末氛圍、年輕一代對社會的不滿,在今日香港依然存在。

最深刻的是三位主角在和合石墳場嬉戲的一幕,中秋、阿龍、阿屏這三名被社會遺棄的邊青,在一個個墓碑上跳躍、佇立、吶喊,將年輕人跳脫飛揚的性格發揮得淋漓盡致,也展現出陳果導演澎湃的創作力。

這幕令我想起法國新浪潮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的名作《不法之徒》(Bande à part , 1964),三位主角在羅浮宮裡發足狂奔的一幕,與《香港製造》的這場墳場戲遙相呼應,同樣表現出無視禁忌、無視規矩的躁動青春。

十分欣賞李燦森飾演的屠中秋,若按世俗眼光,他只是一名古惑仔,終日不務正業、游手好閒,但其實他有不少優點:重承諾,守信用,對智障好友阿龍不離不棄,對絕症少女阿屏有情有義,前者被人欺凌,中秋索性接他回家照顧;後者患有嚴重腎病,中秋承諾捐腎給她,而且早就填好器官捐贈卡。如此重諾守信為朋友的青年人,雖然讀書不成,卻絕不是只顧打機、不問世事的廢青。

片末傳出一把尖銳的女聲,原來是香港人民廣播電台的播音員,讀出毛澤東對年輕人的講話:「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也是你們的……」這段說話變成反諷,因為世界從來都不是年輕人的。

當年戲裡的年輕人,一個跳樓、一個病死、一個被殺、一個殺人後自殺,世界,顯然不是他們的。而今天香港的年輕人,想爭取真普選,失敗;想保住皇后碼頭和菜園村,失敗;即使想頂住學業和家庭的壓力,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失敗者也多的是。

面對荒謬的世界,中秋選擇用最火爆、最決絕的方法去應對,但當下香港的年輕人,又有什麼出路呢?

參考資料:

【《香港製造》(4K修復版) 正式預告片】7月1日銀幕再現 –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JdfC1sPYAI

Bande a part – the Louvre scene – YouTube(《不法之徒》三位主角在羅浮宮裡狂奔的一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9i771qYngY

作者簡介:電影發燒友,熱愛觀賞和討論世界各地好戲。最愛電影包括《教父》(The Godfather, 1972)、《非常嫌疑犯》(The Usual Suspects, 1995)、《七俠四義》(七人の侍, Seven Samurai, 1954)、《原罪犯》(올드보이, Oldboy, 2003)、《星光伴我心》(Nuovo Cinema Paradiso, 1988)、《北非諜影》(Casablanca, 1942)、《無間道》(Infernal Affairs, 2002)及《香港製造》(Made in Hong Kong, 1997)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