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大嶼都會 為何而建?

東大嶼山都會計劃是政府《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發展計劃(下稱《香港2030+》)的核心,透過在大嶼山以東、香港島以西的交椅洲和喜靈洲附近填海1000公頃,並連接梅窩成為大都會。它可住40萬至70萬人,並包括一個核心商業區。填海之外,還要興建共長29公里的大橋或隧道以及鐵路,連接東大嶼都會與香港島、大嶼山和九龍。至於電力、通訊等基礎建設,自然也要一一發展。這將是香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耗資最巨的基建工程,就算把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和機場第三條跑道相加,其成本也不能與之媲美。

特首梁振英於2014年1月發表的施政報告首次提及東大嶼都會的發展概念,然而自此之後,政府從未公布任何解釋或者量化數據以證明計劃有其必要,只是不斷吟哦「長遠策略發展」。過去兩年半,總共4次有人要求政府按照香港的人口增長、住屋需求情况分析計劃的必要性,均被一一拒絕。然而,施政報告發表短短3個月後,政府便於2014年4月7日向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提交2.27億元撥款申請,進行建造都會人工島的可行性研究。委員會在建制派議員的掌控下,僅僅討論了90分鐘便以10比3的票數通過了撥款申請。上個立法年度結束前,撥款申請已提交工務小組委員會,成本更提升至2.48億元,預料將於未來數月再次提交該委員會。

政府現稱《香港2030+》研究報告足以解釋及證明東大嶼都會的必要性,但有趣的是,該研究於2015年方才開始,當時政府的撥款申請已經提出了一年。未知必要性已申請撥款,實情是未問先答、未審先判。政府一心希望暗渡陳倉,從而避過公眾監察,倉卒通過這項巨型計劃。

不建新都會也能滿足建屋目標

很久以前,已有人指出香港的長遠人口增長和住屋需求並不足以支撐東大嶼都會計劃。香港現有730萬人,根據統計處的估計,人口將於2043年達到高峰的822萬,到2064年已將回落至781萬。2014年的243萬住戶總數,預計將於2044年升至293萬見頂,2049年便將下跌至291萬。換句話說,到了2040年代,東大嶼都會建成時,香港的人口和住戶總數都在下跌,新都會卻平白為香港新增可容納70萬人或26萬戶(平均每戶2.7人)的住屋供應。

事實上,只要政府不要放過現時打算發展住屋的地皮,即使不興建新都會也能滿足其建屋目標。全港現時共有267萬住屋單位,而政府打算於未來10年興建46萬個新單位,即單位總數將上升至313萬。這些單位絕對足以容納現時正在輪候公屋的29萬宗申請和居於惡劣環境的9萬個家庭,也能滿足2044年高峰時期的293萬戶住屋需要。過了2044年,住屋需求就會減少,新都會只是畫蛇添足。

為何要再添核心商業區?

《香港2030+》研究根本沒有解釋新都會的必要性,該研究報告充其量只是一篇優秀的描寫文。《香港2030+》研究倒是終於承認了香港的人口高峰只有822萬,而新都會建成後香港的房屋總供應將能容納超過900萬人的事實。報告認為這些額外的房屋供應可為港人提供更多空間,更可以防香港人口突然增加10%——縱使過去15年所有預測都認為人口將持續減少。再者,香港已有中環和東九龍兩個名實相副的核心商業區、鰂魚涌一個無名卻有實的核心商業區,再加上西九龍和黃竹坑兩個潛力核心商業區,究竟為什麼還需要在東大嶼山再添核心商業區?

現實是,要在1000公頃土地住滿70萬人,東大嶼都會的人口密度將為每平方公里7萬人,比現時全港人口最密集的觀塘(每平方公里57,250人)更加擠迫。就算只算40萬人,人口密度仍會比灣仔(每平方公里15,200人)高出一倍半。

全世界最奢侈應急方案

若說要為目前無法預見的10%人口增長未雨綢繆,新都會可謂全世界最奢侈的應急方案——為了應付極可能不會出現的額外人口(或是否大規模移民是政府真的政策?),竟要發展如此昂貴的大型基建。如果真要應急,更實惠的做法是逐步增加計劃中新界北新市鎮可容納的人口。

政府現時正為《香港2030+》計劃展開為期6個月的公眾諮詢,東大嶼都會計劃也在諮詢範圍之內。可是,一如過去任何政府諮詢,這次「公眾諮詢」也不過是公關噱頭。今年5月,國家第三號人物兼主管香港事務的最高領導人張德江,由其他港府官員及中方官員陪同一齊看東大嶼山都會模型,普羅百姓卻限時觀賞,足以證明包括東大嶼山都會在內的《香港2030+》計劃諮詢只是做做樣子,已經向中方高官展示,大局已定、不能收手。無論公眾有何意見,也無法改變政府既有的決定。

文:任憲邦(美國明尼蘇達大學電機工程博士、獨立管理顧問)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