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淳軒:誰的拯救:六年前,我在福音營歌頌祖國

每逢暑假,都是教會和各大福音機構舉辦福音營的時候,近年香港教會興起一種大型營會模式,讓數千青少年聚首一堂來個四日三夜快樂營會。教會當然樂得減省籌備成本,亦免卻思考營會內容的複雜問題。簡單直接的主題加上大量青少年決志信主的實績,自然深受不少教會喜愛。然而就在這年暑假,香港其中一個最大型的青少年營會——4C日營在最後一晚的聚會中,左一句「求主興起中國」,右一句「一帶一路是神預備的道路」,當晚整整用了十分鐘去解釋一帶一路如何有助福音廣傳,不論現場還是網上都是罵聲四起。

就在當晚,有年輕的教友私下傳簡訊給我,他問我為何今年營會如此維穩。事實上,過去我也曾參加這個營會,感覺當然良好,刺激的日間遊戲、動人的樂隊表演,我喜歡到這種營會中感受青少年的熱情和見證他們感動的時刻,但我一直最欣賞的,是營會鼓勵人關心基層,用行動推動社會公義。曾經令我覺得火熱的營會,今年也用另一種方式令人倍感火熱。然而,我並不打算大花篇幅去評論在這情况下推銷一帶一路有多不智,令我憂心的是,我們的教會和基督教機構在推廣一個政策前用過多久在研究、有多了解政策的影響,還是有沒有政治上的無形之手在指導教會方向。在眾多不安之中,我想起了大約六年前的經驗。

六年前的暑假,我和數百個年輕人在嶺南大學參加一個大型福音營。在激昂的信息過後,樂隊再從後台走出來,彈奏一首陌生的音樂,我想那首歌的歌詞,我這一生都不會忘記,「綿綿中國心,常在我心裏」。二○一一年,那時沒有本土思潮,反國教運動才剛開始。反感的人沒有太多,在我的腦中也曾泛起過要回到中國宣教的念頭。但我依然受不了那種音樂,也不見得與福音營有何關係,所以我禮貌地離場。怎料注目一看,突然見到場內的弟兄姊妹開始揮舞中國國旗,然後台上就奏起了激昂的音樂,是激昂的中國國歌,還來不及反應,我就在場外被成為歌頌中國的一分子。那一年,我了解到政治如何無處不在,香港的宗教自由,其實一早在刀鋒之下。

被利用的自由

要干涉宗教的自由自主,無疑是中共政權的政策之一,中共實行黨國體制,共產黨作為國內「無處不在」的政治實體,而中共的統戰工作中,就曾有宗教線的存在,當中較著名的例子是地下黨牧師李儲文,李牧師曾在耶魯大學進修,外表溫文爾雅的他是中國大陸三自革新運動的積極推手,後來因為文革才被人揭露黨員身分。再回顧歷史,在一九四一年四月建政前的《中央城委關於敵後大城市群眾工作的指示》中,就明確指出要利用基督教的組織來組織群眾。加上近年大陸連綿不絕的拆教堂事件,香港本地有天主教香港教區的新主教楊鳴章,在記者會中指教會被拆是因為「可能會關乎建築物安全」,緊跟大陸主旋律。我們可以有一個清晰明確的結論,就是我們有選擇信仰的自由,但不少香港教會自願噤聲,部分宗教人士甘願作政權奴僕,也能看見宗教線的統戰正在持續進行中。

故此,每一次當教會講這種幾近維穩的信息,我們就更不能掉以輕心,以防不知不覺間城池全失。例如今次福音營的主辦單位就疑有團結香港基金顧問哈永安作為其董事會副主席,曾投稿力捧一帶一路,所以在今次的福音營會推銷一帶一路絕不是巧合,更大可能是精心安排。

更令人無奈的是,當講者談到「一帶一路是神預備的道路」時,並沒有清楚說明所謂一帶一路是什麼,也沒提到這個所謂經濟項目的實質問題,只是用情緒和現場氣氛令年輕人接受,一帶一路如何剝削別國和別國人民卻絕口不提。作為講員也應有基本的責任心,不能盲目地火熱,而是要認真小心處理,尤其是面對如此敏感的題目,在高呼中國教會要走出世界的同時,請關注他們如何受苦。一帶一路未有為他們提供機會,他們仍在痛苦中。

宗教統戰的套路並不複雜,最常現的情况是談論社會公義民主自由就是「政治化」,但談到一帶一路等政策就叫「福音化」,在紛亂的時代,希望教會的領袖都能保守自己的心多於利益。總要記得基督徒心中那一個「C」字,才是我們的信仰,這個字不是代表Communist Party(共產黨),而是代表Christ——耶穌。

作者簡介:香港人,神學生,香港眾志常委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2017年8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