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皓賢:生涯規劃與斜桿青年

早前聽朋友說起有社工在做生涯規劃項目時,只是將之當成就業輔導,只顧「做數」、「交數」,慨嘆社福界這類害群之馬真是害人不淺,剛好母校的老師找我談談自己的經歷,在此分享一下,特別對於放榜後對前路仍然感到迷茫的同學,希望可以有所啟發。

入正題前先說說自己的故事。筆者現在是一名大專院校的講師,同時又在攻讀博士學位。驟眼看上去是一個傳統定義「讀得書」的人。其實,筆者當年都是一個公開試的失敗者。筆者考過四次會考,三次高考。第一次會考考六科13分,中史、世史1A1B,但英文數學都不合格,於是重讀一年。第二年考7科有16分,數學繼續不合格,英文轉了程度淺的卷所以過了關(舊制有分A, B 卷,A 卷拿C才等於B卷E),於是中六、中七再重考了兩年會考英文B卷,最後才合格,但高考英文繼續不合格,如是者先入副學士,又再考高考。最終也只是靠副學士的成績來升上大學,到現在英文高考仍然不合格。

很多公開試同期的朋友,重讀完會考成績不好,或高考不行就放棄升大學的路,轉而讀其他的課程。經常有人問我,為什麼那麼堅持要入大學。其實,我不是堅持入大學,我只是想讀歷史。筆者從小就喜歡歷史,小學未讀完已看完人家中三才要看的歷史書,在學習上我很偏食,只讀自己喜歡的東西(所以英文、數學都差),小時候也有過不少的「夢想」,看我歷史故事多,其中一個是做皇帝,但現代民主社會那有帝制呢,於是就想當革命黨,因為革了現在政權的命才可以自己做皇帝,這些後來只當笑話。再後來呢,慢慢接觸社會多了,開始覺得社會很多問題,萌生起改變社會的想法,中四的時候,老師提議我去參加青協的「青年立法會-議政訓練證書課程」,參加課程後,就開始思考從政的路,也開始參與一些社會運動。可是當時的政治氣氛沒有現在那麼高漲,當時身邊會關心社會議題的人不多,甚至近乎零。那時想,如果香港每一代人都政治冷感,那這個社會也不會有出路,故此應該培育更多懂思考,有心的青年出來,形成一股風氣與力量,所以萌生了從教育着手改變現狀的想法。從個人層面來就,跟人家分享所學,也是一個很享受的過程。當然,最初也只單純想教中學,中六、七的時候,聽老師說如果要形成一些影響力,應該要成為學者、專家,那別人才有可能聽你的意見,或對社會有一點點影響(令一原因是,教大專的時間也彈性點,沒有中學困身),現在回想起來,想法的確是有點天真,不過正正是從那時起的天真想法,就確定了「成為學者」作為個人發展目標。

目標是有了,但如果沒有可行的道路,一切也只是空想而不是理想。我選擇這個方向很簡單,就是向自己心儀的學科發展,因為只有大學才有歷史學系。當然,在升學過程中也配合一些策略。現在成為了博士生,在專上學院任教,也只是完成了最初目標的一半,這個路程,用了十二年的時間。比起其他同期畢業的中學同學,可能一早找到收入不錯而又穩定的工作,但那不是我想行的,而現在我既可以讀自己想讀的東西,間中教書,間中寫書,間中在不同平台發表文章,生活比別人多姿多彩,也享受得多。

說了這麼久,其實就是想說,雖然我的升學及就業生涯不算順暢,但因為有了目標到現在略有小成,某程度上與我很早之前就已計劃好自己的發展路向有關。可是,這個規劃過程,並不是單單為了我將來想做甚麼職業而設,而是我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想做到一些甚麼樣的事,於是選了一個怎樣的發展方向,選擇甚麼職業最能做到我想做的事。

生涯規劃絕對不是單單只為就業而設。如果用官方的說法,它是「一個持續和終身的過程,以達致人生不同階段的目標。」其實就是要發掘人在不同方面的特質、尋找最能發揮其個性、潛能的發展方向。就業只是規劃過程的其中一環。在學習階段,升學、選科是其中一環。升學選科也不一定與將來就業掛勾,因為人在不同階段可以有不同的目標與想法。當然,如果能夠早早定下目標,並且計劃好整個發展階梯,來向目標進發,那成功的機會自然大得多。

近年社會新興了「斜桿青年」(Slash)一說,是現時全球職業發展的一項新趨勢。這些人基本上是多重職業工作者,所以其銜頭會有「/」來列明其幾個職業身份,舉個例子,台灣著名作家詹宏志,其名片就是這樣的:「作家 / 出版人 / 電影人 / 企業家」。Slash 出現的原因,是因為愈來愈多的年輕人不滿足於「單一專業」的刻板生活,他們既想有穩定的收入來源來維持生活開支,同時亦想讓自己追逐夢想,或尋求多元發展。現時不只在國外流行,也開始在中港台興起。

提及Slash不是要大家也去跟着去當Slash(不然很可能會給較保守的長輩指罵我教壞年輕人),只是想指出,現時個人的發展可以很多元化,即使就業情況與以往也可以很不同,當然,香港向來較為保守,未必人人也接受到這種生活模式。但不論是以往說的個人興趣發展、在某個行業發展自己的事業,還是新興的Slash模式,當中的關鍵其實是共同的:興趣及個人特質為先!這其實是老生常談,沒有興趣,自然就提不起勁;個人特質與發展方向不符,就自然發展不了起來。再舉一個經常看到的例子,很多同學在中三升中四選科時,會受到朋輩的影響,因為朋友都去了讀某一科,即使那些科不是自己的專長,亦沒有興趣,因為不想沒朋友故此也跟着讀了;更多受家長影響,例如家人覺得只有讀商業有關的學科將來出路才有保障(這又是社會大眾另一個迷思,選科時總要問有什麼做,有什麼「用」,這個「用」直接說就是賺錢),於是即使沒興趣做商業,在中四選科又好,或幸運的可以大學選科時,都選了與自己特質不合的科目或課程。最終結果都是一樣:讀得不好,就覺得自己不是讀書材料,或走了一條冤枉路。

如果要繼續說下去,可以說很多東西,不過篇幅有限就先止於此。最後要說的是,規劃人生也不是坐着空想,找找資料感覺這個方向好這個職業好就可以,那只是自我感覺良好。其實,不論現在自己有沒有一些想法,或更多同學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興趣,特質時,最佳的方法,還是親身接觸,親身試不同的東西。我很感謝從前的學習環境中給了我很多機會,嘗試不同的東西,讓自己能在中學階段已大約摸索出自己的方向,我更希望現在的年輕人一代也能自己把握機會發展自己。反正路不只一條,我喜歡讀史所以選了讀史的路,有很多朋友不上大學但找到自己的方向,他的人生也是成功。既然如此,我們又何必一定要滿足別人的看法,或跟隨社會的所謂主流想法,想決定自己行的路呢?

作者簡介:大專講師,香港城市大學博士候選人,樹仁大學商業經濟及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客席成員。喜歡從歷史出發看問題,以史為鑑。網台節目《歷史述賢》及《通識學堂》主持。研究興趣:宋夏關係史、軍事史、當代中國研究、全球化研究、香港研究。著作有《投考公務員題解EASY PASS中文運用》(合著)(2016) 、《香港宗教與社區發展》(合著)(2016)、《全球化下的中國》(合編)(2014);《屏山故事》(合著)(2012)及於報章網上發表評論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