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的一番話不恰當

曾蔭權被起訴,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回應事件,說希望香港社會不要忘記曾蔭權服務香港期間盡心盡力,以及40多年來為香港所作的巨大貢獻。她又表示,曾蔭權不遺餘力提攜後輩,包括她自己。

香港蒙羞 曾蔭權對不起香港

飲水思源、雪中送炭,林鄭無疑是勢利官場的異數;但她這番言論並不恰當,甚至可說是有失其政務司長身分的「conduct unbecoming」。曾蔭權也許真的對林鄭有恩,所以她想藉此機會對他表達她的感激之情。可是,她忽略了一個關鍵的事實:曾蔭權被刑事檢控,不管日後法庭有什麼裁決,他曾經管治的香港已經蒙羞。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曾蔭權本人實在難辭其咎。從這個角度看,曾蔭權對不起香港。林鄭身為政務司長,香港人絕對有「要求她向他們效忠的正當權利」(legitimate claim to her loyalty)。她今次的言論令人不安,因為她在精神上似乎仍然受到「效忠矛盾」(loyalty conflict)的煎熬。

這樣說也許不近人情,但檢控曾蔭權的政治含意和政治後果(political implications)何在,我們的政務司長似乎毫無頭緒,着實令人失望。回歸後的香港愈來愈難以管治,到佔中期間,香港一直以來的難以管治變成公共行政學者口中的「不可治理」(ungovernable)。很多人將香港的難以管治歸咎於「一國」與「兩制」的矛盾,其實鄧小平在20世紀1980年代提出解決香港問題的新構想,除了一國兩制之外還有港人治港。

問題是港人真能治港嗎?九七之前的香港政府是只有執行權,沒有決策權的殖民政府。九七之後,它對自己實施有效管治的能力從何而來?更關鍵的,是香港人是否能夠認真負責、可信賴地使用賦予他們的權力,「Can Hong Kong people be trusted with power」?這個問題是香港政治的禁忌,因為它對港人治港的可行性,以及民主作為香港核心價值的合理性,同時抱懷疑態度。然而,要討論香港的民主進程與政治前景,這個問題不得不問。

濫用權力 「好僕人」易變「壞主人」

權力是一個人品質的最大考驗。美國史上最偉大的總統林肯說:「若想測試一個人的品格,就讓他大權在握吧。」(If you want to test a man’s character, give him power)香港人對他們的殖民地主人千依百順,並且從他的身上學到最珍貴和最重要的東西。與其說這是「勾結式殖民主義」(collusive colonialism),倒不如說是「服從式殖民主義」(submissive colonialism)。在155年的被殖民統治期間,香港人證明了他們是「好僕人」(good servant)。問題是當「好僕人」的角色逆轉,很容易就會變成「壞主人」(bad master)。

舉個例,外籍女傭在港遭僱主虐待時有發生,是否反映了香港人的「壞主人」習性?香港人自以為重視人權,但美國國務院的2012年全球販運人口報告(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 2012)指香港在打擊色情人口販賣和強迫勞工兩方面,皆未能符合有關當局制定的最低標準,情况一如伊朗、斯里蘭卡和烏克蘭等第三世界國家,令人無法滿意。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l)也發現,印傭被香港及印尼中介公司剝削的情况相當普遍。她們負債纍纍,為保飯碗,只有啞忍惡劣到難以想像的工作環境和待遇。這是不折不扣的「債務奴役」(debt bondage),而按照聯合國的定義,債奴正是現代社會的奴隸。

從主僕關係的角度看,虐傭是擁有權力的人濫用權力的後果。史學家阿克頓(John Edward Acton)的名言,權力令人腐化,權力愈大,腐化的程度愈深(All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換言之,一個人掌握的權力愈大,他濫用手上權力的機會愈大。由此觀之,虐傭的根源是主僕權力關係的不對稱,甚至嚴重失衡。

曾蔭權曾經是香港擁有至高權力的人。他被檢控,固然彰顯香港的司法獨立,但也是對港人治港一次露骨的嘲弄。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