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布朗的可愛

今個聖誕,實在太令人興奮。因為除了小王子,還有史諾比。

每個史諾比超級粉絲都會告訴你,牠跟其他所有流行的卡通人物,都是不一樣的。就連長青的卡通貓,都只是「得個樣」。但花生漫畫內的每個角色,都是「有內容」的。

小時候,印象最深的,是萊納斯。他有個霸道的姊姊露茜,所以沒什麼機會說話,但一說就中。但其實,他年紀很小,小得還要常常抱着毛毯才有安全感。敏感小孩,嘴巴總吐出智慧。

花生漫畫的睿智,總是來得簡單、溫暖、窩心。電影內的主角,當然是查理布朗。但他自覺只是人群中的茄喱啡,沒信心向紅髮女孩表白。

拾到她的鉛筆,不敢歸還。去到她家,不敢按門鈴。就連女孩主動要跟他做筆友,他還是自我否定:「她該不會是可憐我,才選我?」心水清的萊納斯只道:「其實,最合理的想法,是她看見了你的優點,想跟你做朋友。」

那個關於「something」和「nothing」的演釋,是自信缺缺的他的邏輯。如果大家都是「something」,或「nothing」,我可以表白。如果我是「something」她是「nothing」,也可以。但現在,她是「something」而我是「nothing」,怎開口?

他的優點,在於他從不把自己當「something」。不把自己當「something」的人,總是更願意放下自己。他苦練了天才表演,最後卻甘願放棄機會,只為成妹妹之美。他不介意沒有光環,所以誠實地歸還因為誤會而得來的榮譽,並勇敢地向全校坦白。他害怕拖累同學,所以努力做讀書報告。

查理布朗不搶眼、不聰明,在班房坐在沒有人理會的後排。但他的性格,就是有種叫人感動,叫人心軟的吸引力。不知道自己有多可愛的人,最可愛。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5年12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