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裏的特朗普效應

美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但餘震未了。在美國著名街頭訪問網站Humans of New York,人們討論選舉結果對美國兒童的影響,起點包括這則臉書分享——

要怎麼阻止這些行為?

「我彷彿感到失去家園……好像不再明白自己身處的地方了……上周,在一間本地中學的飯堂裏,有同學吟唱『築牆』,現場有西班牙裔孩子哭了起來。如果你是校長,要怎麼阻止這些行為?要是總統可以那樣做,我們憑什麼告訴孩子他們不可以?……這教我心碎了。朋友告訴我:『我知道你為何難受,但那些都不是我投票給他的原因。』而我好像漸漸明白了。很多人對改變的盼望之大,遠遠大於不弄哭孩子……」

她指出的不是特例。選舉拉票進行得如火如荼時,已經有同學情緒受擾的報道,他們叫這作”Trump effect”,特朗普效應。被特朗普效應橫掃的人各式各樣,有拉丁裔的、信奉回教的、坐輪椅的、女孩子……他們全部都曾經在美國候任總統的暴力語言中出現。

社會扭曲 孩子也會變殘忍

當社會被扭曲,甜美善良的孩子也可以變得殘忍,甚至比人們能想像的都要殘忍——我們知道,因為我們讀過中國近代史。那十年間,孩子們叫自己「紅衛兵」,人人心裏只得一個「紅太陽」和一本紅簿子,可以砸爛、可以造反、可以批鬥、可以揭發。

如何在瘋狂中自處、不被仇恨淹沒、讓孩子維持盼望?這些在在考驗着那些仍然保持清醒的大人。

在Humans of New York那則臉書帖子下,有老師這樣回應﹕「我在教室貼上『安全區』標誌,這本來是LGBT同學的安全區,現在我用它來照顧所有同學,以免除無知、恐同、仇外或任何形式的欺凌。每天上課前後和午膳時間,我都開放教室,歡迎有需要的同學來尋找安全感、寧靜、支持、一個擁抱,或願意聆聽的耳朵……當然,需要數學支援的,也可以進來。」

「我們才是孩子的榜樣,不是那位總統。」

原文載於《明報》副刊Happy Pa Ma版(2016年1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