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君彥,乖!

大家也許有心理準備,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最終會因應建制派「不惜一切」阻止青年新政立法會議員梁頌恆、游蕙禎宣誓的流會行動,今日打倒昨日的我,宣布押後梁、游的宣誓。有人形容今次是建制派「逼宮」成功,這倒不如說,建制派與主席互相配合,斷送立法會的獨立和尊嚴。

梁君彥上周曾明言,除非法庭頒布禁制令,否則他將安排梁、游二人在本屆立法會的第二次大會中再次宣誓,然而一周過後,他卻在大會召開前夕「轉軚」,宣布押後兩名議員宣誓程序的決定,並解釋是因為39位建制派議員明言擬不惜任何代價,阻止該兩位議員宣誓,包括不出席立法會會議,結果令議會無法運作;權衡利弊後,他才作出這艱難決定。

梁君彥之前作出再次容許青政兩議員宣誓的決定時,是考慮了立法會外聘獨立的法律意見,認為單憑一次宣誓就裁定兩人拒絕宣誓,可能會造成嚴重、災難性的結果,故強烈建議梁君彥容許兩人再次宣誓。按照此理,最「正路」和減低對立法會損害的做法,本應是梁君彥繼續為青政兩名議員監誓,然後待法院在11月3日處理政府提出的司法覆核後,再見步行步,決定下一步行動。

如果政府勝訴,法院並按政府的要求,宣布兩人的議席懸空,梁君彥大可置身事外,再沒有應否為二人監誓的煩惱。如今梁君彥的做法,根本就是乖乖緊跟政府「追殺」梁、游的做法,不容二人有一分鐘可全面履行議員的職務。

也許我們不應對梁君彥有這樣的期望,一位12年來,在4次立法會選舉中自動當選,未嘗受真正選舉洗禮的立法會議員,可以想像他會為捍衛立法會的尊嚴而戰嗎?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