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國歌惡法

《國歌法》本地立法蓄勢待發,不期然聯想到十五年前,時任保安局長葉劉淑儀聲稱二十三條立法只是「備而不用」、「立法嚴,執法寬」的安撫之言,當年覺得可笑,亦慶幸沒有受騙。今天,領教過中共如何背信棄義歪離《基本法》,特區政府再稱「只要尊重國歌,不用擔心誤墮法網」,就更難取信於民。

國旗及國徽皆為實物,何謂毁損、玷污等侮辱行為,在法律上不難有客觀準繩。國歌卻是抽象的音樂創作,像日前香港眾志成員扮哥斯拉在港鐵車廂唱惡搞版國歌,算是二次創作抑或侮辱國歌?若說交由執法人員憑常識分辨尊重與侮辱,未免太不可靠,尤其警方、律政司甚至有時法庭近年的表現,實在與常識背道而馳。缺乏客觀準繩的立法是濫權者手中利刃,絕對不能接受。

九七前通過的《國旗及國徽法》,社會爭議不大,只因當時多數人傾向相信「一國兩制」,憧憬九七後生活方式規章制度不變;時移世易,今天「一國」幾乎將「兩制」逼到牆角,社會瀰漫對特區政府的不信任,莫說是《國歌法》,假設《國旗及國徽條例》今天才提出,肯定不復當年那麼順利。

《國歌法》開法例直接介入中小學課程內容設計先河,所謂無明文規定刑事罰則只是安撫,為學校製造壓力不能不做國歌教育、創造條件向學生樣板式洗腦才是真章。

假愛國之名,立一條惡法,規管人民的行為與感情,掌權者手上又多一個政治工具對付異己。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