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把刀又架在頭上

戴耀廷在台言論被借題發揮大做文章,中央駐港官員趁「國家安全教育日」大談國家安全在香港的隱患,前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亦「剛巧」這個時候應邀訪港,整個氣氛就是向特首林鄭月娥施壓,催促她就《基本法》第23條本地立法。借梁愛詩當年的比喻,再一次「把刀架在頭上」。

林鄭的反應是家嫂式面面俱圓,一方面安撫香港人「到目前為止」沒有23條立法時間表,事關要審時度勢、權衡輕重,另一方面安撫施壓者,保證23條立法「有無壓力都要做」,而她會努力創造「有利環境」。

她口中的有利環境是「讓社會更加平和,更加對於中央、對於香港特區政府有足夠信心,亦有一個比較理性、互動的空間可以討論」。單看「對中央和特區政府有足夠信心」這個條件,今天已經是單薄到脫離現實。中央是否有耐性等待「有利環境」出現才立法?當大石砸死蟹,林鄭能夠抵得住壓力,站在香港人本位向主子解釋,據理力爭,指出捍衛香港的法治、自由、人權和制度有利香港也對國家有益嗎?

2003年特區政府的23條立法建議,市民主要憂慮之一是以言入罪,只怕異見者即使無鼓吹暴力,都會被控以顛覆、煽動罪。15年後今天的政治環境,龍門經常移位,港獨偽命題橫行,以言入罪的憂慮有增無減。倘若強行立法,類似戴耀廷言論都入罪,外國投資者不會再相信這裏是一個資訊自由港,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招牌倒下,於國家安全有害無益,林鄭和習帝須三思。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4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