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第四產業

華盛頓的Newseum聞名已久,今次終能造訪。七層樓的新聞博物館,表揚新聞工作者多年來捍衛新聞、言論和出版自由的功績。適逢小兒子從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畢業,感受尤其深刻。

美國雖有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互相制衡,但如果沒有傳媒不斷監督,《華盛頓郵報》披露的「五角大樓文件」、牽連尼克遜總統的水門事件,和現仍在不斷發展中的特朗普總統通俄門,都會因建制擁權者肆意隱瞞致不見天日。缺少了保障公眾知情權的第四產業,既得利益者就可以為所欲為。放諸內地,政府若是認真打貪而非旨在肅敵,就應該放寬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容許記者調查官場的貪腐,施行獨立的監督角色。

身處新聞博物館,不期然想起最近兩名香港記者在內地被打,特區政府窩囊地只表達「關注」,叫克盡己任竭力記錄真相的記者情何以堪。

最近記者協會慶祝金禧,請來了南韓資深記者孫石熙主禮,其帶領的團隊揭發連串醜聞最終令總統朴槿惠下台。他勉勵香港行家「有時候或會陷於麻煩,但這是個過程,機會總會來的」;南韓傳媒經歷過更惡劣的時期,但都熬過了,守得雲開見月明。

南韓獨裁專制年代記者受盡壓迫,但仍能堅持揭示真相的精神,甚至願意付上性命。相比之下,香港傳媒雖有老闆歸邊和自我審查的威脅,但絕對不是無希望。歷史是一個過程,今天違反普世價值的掌權者,遲早會被時代淘汰。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