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華人治港

高鐵香港段工程與沙中線工程接連爆出醜聞,甩轆、削筋、削牆、偷工減料、不依圖則、不記錄、不上報。夏正民法官二○一五年發表過一份高鐵香港段工程延誤調查報告,當時已經批評港鐵管理不善、工程時間估算不切實際、向上級報喜不報憂等。怎麼港鐵三年來沒有痛改前非,反積習成性,還是老樣子?

近日不時思考上述問題。有人蓄意造假或涉及其他刑事成分?港鐵與承辦商禮頓建築包攬太多政府大型工程而顧此失彼?抑或它們坐大了而有恃無恐?除此之外,可會是落葉知秋,港鐵連環事故反映華人民族特性?

回想二○一一年落成的立法會新大樓,工程後期日夜趕工,到處甩甩漏漏,又有退伍軍人症桿菌,根本未達甲級寫字樓的入伙條件,卻要勉強為之,只得一個原因,就是時任特首曾蔭權要在新大樓宣讀其最後一份施政報告。

過去二十年華人治港,可能受北風感染,亦可能是骨子裏的民族本性,相比九七前治港的英官,好大喜功、長官意志、迎合主子、近親繁殖的情况普遍嚴重了。眼前的高鐵香港段工程亦是一例,儘管試車脫軌、站內漏水、班次和乘客量不清不楚、買內地段車票安排未明、一地兩檢的違憲草案核突地監粗三讀通過、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醜態百出,但在長官眼中這些都不重要,因為今年九月必須通車。

長官意志凌駕專業質素與人民福祉,必須警惕。習以為常,只會劣幣驅逐良幣,香港在不知不覺中沉淪。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6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