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煲燶勞工無米粥

特首梁振英的任期進入最後倒數兩星期。為免成為「走數特首」,梁振英力求在任滿前完成對勞工界的兩大承諾——標準工時及強積金對冲。但對那些曾經對梁振英解決這兩大難題抱有期望的打工仔,恐怕只有失望而回。

當年民望低沉的梁振英,最後在選舉中反敗為勝,除了對手唐英年因九龍塘大宅僭建醜聞自毁長城外,梁振英可說是靠基層的支持來個大翻身。2012年,他為回應勞工界的強烈訴求,他在競選政綱中表明會「成立專責委員會,包括政府、僱主和僱員代表、學者和社會人士,共同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工作及涵蓋範圍,關注僱員超時工作的情况和安排」。

選舉過後,他避不了要償還這筆政治債。2013年,他宣布成立標準工時委員會,研究標時問題。誰料到這個研究足足做了4年,在臨近現屆政府任期屆滿才推出;報告建議更與當初勞工界追求的相距十萬八千里。

勞工界要求以立法方式實行標準工時,工時標準訂於每周44小時、超時「補水」1:1.5,但可按行業或職級等制訂豁免安排。結果呢?標時委員會只建議立法規定僱主必須與月薪低於1.1萬元的員工訂立書面合約,包括訂明工時及超時補償條款,預料只有16%打工仔,即逾61萬名僱員受惠,其餘大部分打工仔只能繼續無償超時工作。這個結果,對勞工界來說絕對是個大笑話。除非工會以此作為「扶貧」措施的一種,否則難以收貨。

老實一點,以香港的營商環境,訂立標準工時難度極高。多個行業超時情况普遍,不少打工仔日做11、12個小時是等閒事。一下子要商界老闆掏腰包支付僱員「OT費」,商界絕對不易接受。梁振英豈會不知此路難行,回頭再看,標時研究似是敷衍拖延居多。反而社會花耗最多精力和時間在這問題上,倒是精力錯付。

至於強積金對冲的弊端,社會清楚已有共識要解決。現屆政府在這問題起步相對較遲,梁特在任滿前未竟成功,是意料之事吧。

若有心改善香港勞工權益,要做的工作多的是。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因獲得北京力撐,不愁沒票,所以在競選期間倒沒有為討好勞工界而煲大堆「無米粥」。反而她在勞工議題上設定的先後緩急,來得更實際。

要排列尚待處理的勞工議題,倒認同林太的先易後難序列,先處理劃一勞工假與法定假期。現時仍有80多萬名打工仔每年只有12日「勞工假」,較法定公眾假期足足少5天,這是極不公平和不合理的安排。如能以循序漸序的方式將兩種假期看齊,勞資雙方能達成共識的機會遠較標時問題容易。

搞妥勞工假期問題,再向強積金對冲和標時問題進發,這對打工仔來說反而更快有機會受惠。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文:梁美儀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6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