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真的大勢已去嗎?

大家都在問一個問題:香港政治還可以墮落到一個什麼程度?我的想法是最差的局面還未出現,因為我相信梁振英將會成功連任。

近日的政治發展,固然令人痛心。選舉過後,能夠把自己心儀的人送入議會,大家本來應該有一份充權的快意,可以暫且細味一下這難得的主人翁感覺。可惜我們見到的,是議員失格、議會無序,建制泛民胡亂出招、狂吼怪叫,令整個議會制度陷於崩潰邊緣。但梁振英的「過人之處」,是總有辦法把事情弄得更糟,令局面更不堪。關於青年新政兩名議員的宣誓爭議,原本建制派已佔了輿論上風,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手上也有「尚方寶劍」:假如游蕙禎和梁頌恆敢在重新宣誓中再作出冒犯國家民族的言行,他大可手起刀落,拒絕給予他們重新宣誓的機會,把他們拒之議會門外。在這種情况下,相信市民也會認為這是兩人咎由自取,不會有太大同情。另外,《基本法》也賦予主席權力,在取得出席會議三分之二議員同意下,可以宣布行為違反誓言的議員資格失效。但梁振英就偏偏要採取一個結果難料兼極具爭議性的司法覆核方式,務求要即時取消梁游兩人的議員資格。這種做法,既不顧全立法會權威,也勢必引起更大的憲政危機,而差不多可以肯定,日後如有補選安排,議席必然會落在港獨派手中。

有不少人相信梁振英之所以兵行險着,不惜一切去阻止兩人成為議員,與他爭取連任扯上關係。坊間的主流觀點,是梁刻意借題發揮、製造混亂,旨在向中央說明特區已到了完全失控的臨界點,所以必須有一個如他這般意志堅定忠誠可靠的人去穩定局面,以提高自己的連任機會。有人更相信《成報》的連番爆料,說明特首的靠山已倒,命懸一線,所以不得不孤注一擲、製造亂局。我沒有什麼內幕消息,但這些看法背後的邏輯,是今天中港對立劍拔弩張,始作俑者是梁振英,而非中央政府主導。這種說法,也許有一定道理,但似乎忽略了過去幾年的政治發展。

「不再退讓」態度貫穿中央對港政策

近幾年,中央對港政策愈收愈緊。2014年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毫不掩飾中央對特區的種種不滿,明言錯在港人誤解一國兩制,不知輕重、不分尊卑,是中港矛盾根源所在。這種要糾正港人謬誤、不能再作退讓的態度,貫穿了過去數年的中央對港政策。之後的人大8.31決議,就是要把硬話講清講楚。與此同時,中央對港獨思想也愈感憂慮。這種過分擔心,把香港管治與國家安全、領土完整以至國際形勢考慮糾纏在一起,把特區管治提高到一個不可輕言讓步的國家根本利益原則性高度上。

對港人來說,這自然是偏頗謬誤罔顧事實的嚴重錯判,但對於北京,這卻是從大局着眼高瞻遠矚的正確方向。所以,特區的普選問題已非單純是香港民主速度快慢的考慮,而是對港控制權的爭奪;雨傘運動也不能把它簡單地看成年輕人愛港情切的自發抗爭,而是國際反華陣營在背後指揮的另類顏色革命。對中央來說,今次立法會的選舉結果更說明了自己判斷正確,因為港獨勢頭已迅速蔓延。各種支持港獨、自決主張的候選人取得40萬選票的結果,就更令中央相信必須下定決心,甚至不惜代價重手打壓港獨,要把他們置諸死地。所以,說梁振英為「港獨之父」,指當前的局面是他一手造成,未免過分抬舉了他。他好鬥成性,在這種中央鬥爭思維下自然如魚得水,他也樂得看風駛里順水推舟,以顯示自己緊跟上意。但要從嚴治港的路線,恐怕早已是中央的香港政策的基調。

近年中港兩地民眾摩擦對罵不斷,也意味着這種對香港不滿的情緒,也絕非只限於官員身上。認為香港人傲慢自大、以怨報德、不懂感恩的言論,在大陸社會有不少市場。這種在官民上下普遍瀰漫不可再「縱容」香港的情緒,也為中央主張強硬路線的官員創造了一個有利的氛圍。在若干情况下,北京也有可能會作出短暫的策略調整,願意吹一些「和風」,測試一下反應。但專制政權面對挑戰,總是條件反射地以打壓手段先行,特別在它眼中自己佔壓倒性優勢的情况下,它就是不信不能把異見以威權武力折服;假如真的未能得逞,才再想想應否求和如何談判。這是我們活在自由社會、相信以文明理性態度解決分歧的人難以理解和認同的;但對自視為如日方中、代表13億人民利益的中央政府,面對這群無槍無炮不識好歹的刁民,這就是硬道理。

「善治」此刻只是中央考慮之一

但這又是否說梁振英必可連任?強硬的治港路線只有他一人可以執行嗎?民意真的完全無關重要?假如中央真的完全不考慮民意,2012年又何以會出現最終唐英年黯然下馬的局面?中央當然希望特區政治局面穩定、經濟得以持續發展,也不想「一國兩制高度自治」這場戲做得太難看。所以,假如特區可以出現政通人和的局面,它當然求之不得、樂見其成。中央領導人也肯定知道梁振英處處樹敵舉目無親的政治現實;也大概明白換一個特首,可以讓中港對抗暫息旗鼓,甚至會為特區政府換來更多迴旋空間,有利改善施政的可能性。

這些道理北京不會不明白,但可惜正如前述,「特區善治」此時此刻只是中央一籃子的考慮之一。我相信如今它反覆思量的,是以把梁拉下馬作為一個妥協讓步,是否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它大有可能會認為,過去以自己半信半疑但港人支持的「香港仔」曾蔭權去取代董建華,不就是對港人的最大退讓嗎?這種換馬確實帶來一段蜜月期,但很快一切卻回復舊觀。而曾蔭權這種「港式醒目仔」,處處對中央重視但港人討厭的決策如國民教育一拖再拖,也為滿足港人硬要中央交出政改時間表,結果反而帶來更多麻煩,陷中央於被動局面。所以,讓步這種權宜之計,恐怕極其量只能換取一點時間,但長期來說可能會使問題變得更嚴重、更難處理。

更重要的,是北京甚至會認為反對派「倒梁」只是幌子,反華反共才是真正命題。那麼,是否要把梁振英拉下來,已變得無關宏旨。反過來,讓梁振英連任,便是對那些對抗中央的人說明北京對於他們,已不會再作半步退讓。梁振英縱有百般不是,但至少他是「自己熟悉的魔鬼」(the devil we know)。而梁在社會孤立無援缺乏支持,也更會令他依賴「西環」和愛國陣營,那就令這個安排的安全系數更高。相比之下,他較諸那些刻意親近港人、中央又認識不深的人物,便更容易掌握控制。就算中共內部真的派系權鬥加劇、梁振英後台全失,我也相信不管哪一派當道,強調領土完整、誇大西方反華陰謀、以威權管治治國治港,始終是所有共產黨領導人的共識。在這種以鬥爭為綱的治港思維下,梁振英也總有用武之地。

只能緊守崗位 作好心理準備

這些推論,純屬臆測,沒有任何內幕消息支持。但不幸近年政治發展,總是會朝着最差的方向走,局面始終會和民心背向背道而馳。抗爭之路,還是極為漫長。面對風暴,大家只能緊守崗位,作好心理準備。

衷心希望,我以上所言,是徹徹底底的錯誤。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