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香港的前途問題

一九九七年香港前途問題,由鄧小平的「一國兩制」一錘定音,沿用之今。但近年中央部門介入香港事務,河水犯了井水,一滴滴的污水毀了香港這清泉。舊事不提,中聯辦近乎明目張膽地干預香港九月立法會選舉,扶植辯論能力低劣的人士當選議員,破壞選舉公正,蠶食本已不高的議會議事質素。

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被問及有關指控時,竟明言中央政府不關心選舉,「我反而覺得不正常」;又言於《基本法》規定及中央職責範圍內,中聯辦不履行職責,就是失職。言下之意,中聯辦是否扭曲《基本法》來為干預香港事務正名,並肢解「一國兩制」為「一國」先於「兩制」?

「一國兩制」是香港九七前途問題的解決方案,但中聯辦在明在暗將之逐步瓦解,破壞承諾。非建制派急忙提出「堅守一國兩制」、「自決」、「獨立」等主張,務求奪得香港未來的話事權,可說是無辦法之中的辦法,中聯辦及中央只能說是咎由自取。《成報》連日來炮轟中聯辦,「壟斷輿論,鐵證如山」的指摘不無道理,背後或另有北京人士借該報發炮。

中聯辦破壞「一國兩制」下,特首梁振英自二零一二年上任以來,民怨四起,當中以雨傘運動及旺角衝突最為矚目,而近期升溫的「港獨」思潮,完整的論述或將逐漸成形。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絕不是梁粉,但肯定是「愛國愛港」人士,說話舉足輕重。她日前接受報章專訪時,直指「港獨」思潮與港人認為梁特政府只聽命中央有關,反問為何董建華及曾蔭權兩朝沒人提及「港獨」。她坦言換一個港人喜愛的人做特首,社會氣氛會緩和。

民怨於梁振英上任的這四年爆發,「一國兩制」又遭中聯辦蠶食,加上廉署換人風波、橫洲或涉「官商鄉黑」勾結等,毀壞香港執法及行政公正無私的核心價值,且都牽涉梁振英頭上。在這四年香港各核心價值迅速毀壞下,將二零四七年視為香港二次前途問題無疑為時已晚;香港面臨最接近的前途問題,應是梁振英能否連任。

過去四年的所作所為,覆水難收,相信梁特連任後會保持好鬥的性格,如強行推動廿三條立法,甚至鑽弄法律條文,禁止一切與「港獨」有關的行為,向中央表現自己辦事得力,解決中央對香港的兩件心頭大石。十年滿任後,「戰績彪炳」的他或像現齡七十九的董建華般做京官,繼續享有「地位超然」的保護罩,屆時UGL事件、行李門、橫洲事件等等將成舊聞,為歷史不能解決的流水帳。至於香港,可能會在他第二個任期加快沉淪,「一國兩制」被肢解剩「一國」。香港在其專制管治下再無安寧,在他玩弄下正式亡歿。

梁振英任內,政府與巿民關係緊張,行政立法關係劍拔弩張,相信情況會延至來屆立法會。加上特首選戰臨近,梁振英在橫洲事件上實行「集體問責制」,將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拖落水。為求連任,梁特可能不惜一切,都要與官仔骨骨的財爺來一場中國權鬥式泥漿摔角,這是玩慣西洋劍擊的財爺難以招架的。

然而,若梁特不能連任,意味失去中央的保護罩,建制及非建制的仇家可以向他算帳,而下任特首為清除前朝餘毒,必一改施政風格,告訴中央自己非第二個梁特,這就是范太所指—換一個港人喜愛的人做特首,社會氣氛會緩和,屆時梁振英或步曾蔭權後塵。

總而言之,香港的前途問題近在咫尺,唯有梁振英不能連任,香港才有生路。但長遠為免香港山窮水盡,必須重啟政改,盡快落實特首真普選,否則無論是薯片叔叔或掃把頭如何清理前朝遺禍,往後的特首都可以是第二個梁振英及中央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