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特,請看「綜合施策」上聯

梁特日前對習大大說,在天上的時間長達30小時;為了爭取習握手,即使要他飛300小時也願意,然而,梁特並沒有得到預期的祝福,即使細讀新華社文稿,也鑽不出任何續命之血。不習慣看黨文宣的香港人,似乎都把焦點放在「繼續」二字;但其實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周一晚在民建聯籌款晚宴上,給了我們重要啟示,領導人說話只說了一半,要精確理解,需要把他沒有說的另一半,也要讀懂。

話說張主任金筆一揮,寫下「度德而處」4字,全國政協高敬德以1880萬元投得,含金量之高為之驚人,一顯「西環話事人」的霸氣;最玩味的是,張主任自行解讀,指「度德而處」的下一句是「量力而行」,可送給輸掉特首選舉的那一位;原來拐了個大圈,是要暗諷自己不支持的黑馬「不自量力」,劍指誰人?呼之欲出。不過張主任要為自己所出的題目解謎,低手也;但他這一著,應可主導梁特順藤摸瓜,解讀習大大的訓示,拆解話中之話。

上聯是「標本兼治」

新華社報道之內容,剛好是梁特沒有告訴我們的,習大大如是說:「希望你帶領特區政府管治團隊繼續綜合施策,廣泛凝聚社會共識,着力推動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堅決維護國家統一,保持社會政治穩定。」「綜合施策」4字,對港人來說較陌生,領導人用於給特首的說話亦屬罕見,但「綜合」二字,常見於黨中央方針,十七大黨報告提到,「懲治腐敗,要作為一個系統工程來抓,標本兼治,綜合治理」;針對朝鮮半島問題,外交部發言人說要「標本兼治,綜合施策」;今年1月李克強同樣以這8個字形容如何應對鋼鐵煤炭產能過剩;今年9月,習大大出席二十國集團工商峰會發言時表示,面對當前世界經濟的風險挑戰,中方希望各方一道推動杭州峰會開出一劑「標本兼治、綜合施策」的藥方。

換言之,綜合施策的上聯,正是「標本兼治」。這8個字,正正戳破梁特的弱點;過去4年多,「agent」出身的梁特,往往只見樹木不見林,措施治標不治本。無奶粉呀?出限奶令啦;無樓住呀?出港人港地啦;無人支持?製造愛字頭啦;人心未回歸?打擊港獨啦;無得連任?製造「無人及我」的現象……習大大的眼睛是雪亮的,香港社會撕裂之源,被鼓動的港獨之本,到底是什麼?不言而喻。

要根治香港病况 關鍵要換兩人

不過,觀乎梁特回答記者的表現,似乎仍未參透習大大之玄機。對於「綜合施策,凝聚社會共識」的要求,梁特竟以「努力做好諮詢」回應,如此水平,難怪習大大和他的開場白,只限於「坐了多久飛機」的範圍。要根治香港管治畸形病况,關鍵要換兩人,一是特首,二是中聯辦主任。梁特不信任公務員,凡事長官意志大過天,破壞行之有效的政務體制,政府上下敢怒不敢言;西環權力膨脹,連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發言用字都要過問,干預選舉事務超越法治底線,張主任的墨寶被吹捧至1880萬元,實在荒謬至極。要修補香港撕裂的傷痕,要靠既懂國策,同時得到北京和港人信任的智者;近日有高人提點,曾鈺成除了有資格問鼎特首,還很適合出任中聯辦主任;一言驚醒夢中人,此策可即時疏導港人因西環惡行而討厭中央的負面情緒。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