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儀:一地兩檢 港「棄權」變「授權」

10年前,香港回歸10周年當天,前國家主席胡錦濤訪港的最後一項活動,是主持深港西部通道開通儀式,他成為首個實施「一地兩檢」通道的第一位使用者。當年本港政圈人士曾形容,胡錦濤這舉動有很大政治含意,因為當時內地有不少聲音反對實施「一地兩檢」,認為有違一國兩制,故他特地過關,撐「一地兩檢」。

公道一點來說,踏入千禧年後,香港政經界對「粵港融合」這概念趨之若鶩。那時候,各界大力推動深港24小時通關,又促政府與內地商討在各個口岸實施「一地兩檢」。粵港政府特地成立小組研究在皇崗、羅湖、落馬洲等地實施「一地兩檢」的可行性,經多番研究才敲定以西部通道作為「一地兩檢」的試點。有了西部通道的經驗,政府下一個推行「一地兩檢」的目標,便落在廣深港高鐵上。

不過,經過這10年間內地與香港關係出現劇變,互信跌至低谷,大家都應該承認,高鐵推行「一地兩檢」的時機已過;勉強推行,對中央、對香港,有害無益。

高鐵撥款在2010年初獲立法會通過,時隔7年,中央與特區政府扭盡六壬,才拋出一個引用《基本法》第20條的方案,使特區政府可憑藉全國人大常委及中央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力」,「出租」高鐵西九總站部分地方予內地,全面實施內地法律,放棄在香港市中心地段實施基本法。特區政府明明是在「棄權」,卻被扭說成「授權」,這個所謂法理依據,可以說是完全違反常人對「授權」的理解,這根本是完全依靠人大常委擁有詮釋基本法的無上權威。

有人大常委「撐腰」,哪管高鐵「一地兩檢」方案與基本法第18條列明「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規定顯然存在衝突,也可照擺上桌面。

現在坊間對方案反應未見激烈,但可預見在立法會審議有關法案接近尾聲之時,社會對方案的激烈反對力度,可能只僅次於當年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政府好自為之。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