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儀:辭職公投如例行公事

五區公投

佔領運動持續一個多月後,各方都急欲尋找延續運動的下一階段行動,結果泛民議員辭職公投的議題再次被提上枱面。有了佔領運動的震撼人心的威力在前,辭職公投已如聊備一格的例行公事。

首先,公投的目的為何?為量度全民對真普選有多熱熾渴求?早前80萬市民參與的民間投票以至整個佔領運動已完全達到這目的,沒必要再作表態投票。作為退場的踏板?只要走過佔領區的人都應該明白,不少佔領者抱堅拒空手離場的意志,可想而知,此非可行之路。

不以高大空原則,或撤與不撤為投票目的的話,那泛民在公投中高舉什麼議題?是否索性將人大常委會的8.31決議或政府即將提交的政改方案,透過泛民有多少候選人在補選中勝出來量度港人的意願?即使泛民候選人在補選中全勝,這跟泛民在立法會否決政改議案的實際效果根本毫無分別,何况以國家主席習近平對港政策的強硬作風,這種「公投」對北京而言,根本不癢不痛,對選舉結果更可不屑一顧,卻可能反令部分中間派人士質疑是勞民傷財。

從反佔中運動可窺看到,建制派的人力物力財力大得驚人,應付一場補選絕對綽綽有餘,更可視作2016、17年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的練兵機會,反觀早已捉襟見肘的泛民政黨來說,卻是負擔極大的資源消耗戰。

對民眾而言,大批市民,尤其是年輕人為爭真普選不惜踏上違法抗命之路,還有什麼比這更震撼人心?辭職公投對搶奪人心,不見得能再起波瀾。

有了佔領運動的成果在手,不論是雙學、佔中三子或泛民不宜為行動而行動,反之應抓住與特區政府對話的窗口,提出更具體的訴求,如短期內設立多方平台,討論包括2017年的普選安排,甚至要求政府安排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對話,由中央在港代理人直接接受學生質詢和作出回應。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