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美儀:非粗不可?

近日兩名青年人分別在立法會及一個政改座談會上爆粗口批評政府及特首,社會間又引起了些爭論。有人會擔心現今的年輕一代,不文明、不理性,不懂尊重別人,但當粗口竟登大雅之堂的時候,這代表什麼?

中大中文系高級講師歐陽偉豪曾在其著作《撐廣東話》一書中寫道:「粗口是每種人類語言必有的成分,因為一般人都需要運用語言來發泄自己的情緒。當然吟詠或創作詩詞歌賦同樣可宣泄情緒,但要臨場把敵人罵個落花流水,則非粗口莫屬。」可見,說粗口其實是一種情緒的發泄。

政治人物說髒話的例子不少,已故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曾憶述,其父從總書記的位置退下後,看到公款吃喝愈演愈烈,曾根據李白的《月下獨酌》即興作了一首詩,詩最後的幾句是:

「酒價年年漲,酒癮月月添。

量小非君子,醉昏才算仙。

滾他×的蛋,為政在清廉。」

胡德平形容,最尾的一句髒話,是胡耀邦在憤懣的情况下脫口而出,反映胡痛恨貪之情,可見粗口是一個人到達憤怒極點之時的一種人民語言。

在公開演說中說粗言穢語固然不值得鼓勵,未免不合於禮,不過,若設身處地從一群渴望擁有真正選擇權普選安排的年輕人角度看,他們罷課試過了、走進會議室不亢不卑地跟政府高官會面過了、在街頭睡過了、胡椒噴霧和警棍都捱過了,但政府在政改問題上沒絲毫退讓,甚至在雨傘運動後政治手腕更趨強硬,恍如這個世界沒發生過佔領運動一樣,他們心中的那股不忿和怨氣,從何宣泄?當面向官員「爆粗」,也許是這樣衍生出來的政治宣泄手法,是無權無勢的普羅市民,對掌權人無力的情緒發泄。

過往大家會說「罵人不帶髒字」,要是這些髒話能引起社會共鳴時,那就大件事了,那正好顯示相當一部分的市民,多麼不尊重那個政府和領導人。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