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不是海洋公園

香港法庭近日瀰漫一股歪風,有人以為從小看TVB的律政劇就可以隨便把法庭當作觀光景點,還圖文並茂撰寫遊記放上網,或用通訊App傳給「朋友」開心share,然後逍遙法外冇手尾跟。此風,實在不可再長。

雖然,我們的法庭是開放的,無論你是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有排名的人,還是活在赤貧線下純粹想在大熱天時進去涼冷氣,法庭都無任歡迎,這是一個open court應有的精神──外來遊客當然亦不例外,他們來參觀、欣賞我們的法律制度絕對沒問題,問題在於進場前請搞清楚自己是在高等法院,而不是去玩去癲的海洋公園。

法庭之所以不准拍攝、影相、繪畫,甚至連用紙筆記錄也需要事先獲批,首要目的當然是為保護陪審團,不容許外間壓力左右他們的裁決。沒有陪審團的案件呢?法庭也不希望因為有鏡頭在場而影響證人、律師以至法官的言行,從而達至最公平的審訊。

有說,連內地的法院都每年直播幾萬場官司了,為何香港還是那麼「落後」那麼「不透明不公開」?這樣問,就等於問海洋公園怎麼不向長隆野生動物園學習。其實只要明白上述的原則,就會同時明白:親身旁聽一定不及上網看直播方便,但如為了方便公眾而影響審訊的公正或法庭的尊嚴,就是本末倒置。

至於為什麼大狀都要戴假髮?黑袍假髮儼如大狀的「制服」,讓我們看起來一模一樣外貌難以分辨,令審訊不會因個人因素而受影響。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