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也談銀紙

新鈔設計引起熱議,令人想起十元膠鈔推出之時醜得被冠以「花蟹」之名,而現在大家都對它習以為常,用得不亦樂乎了。

銀紙,只要它流通性高、抗貶力大,設計是美是醜,也許根本不是重點──它的公仔畫得再醜,我們還是無法抗拒它吧!

然而鈔票設計確有存在必要,一當然是為着防偽,津巴布韋元無論貶值到哪個谷底,也需要設計來抵抗假鈔。其次,鈔票會塑造你對一個地方的第一印象。無論是一萬円上的福澤諭吉、一美元上的喬治華盛頓,還是歐羅上的各種建築和橋樑,你往往是人還未到當地,已經透過紙幣「神遊」了一遍。

第三點我覺得是最重要的,就是人類對美的追求。道德上再看不起金錢,說它有銅臭(連紙幣也有銅臭,很冤枉),但因為是每天都必須接觸的東西,總不能對它的外表心懷厭惡。

說兩個得意的鈔票故事:Ootje Oxenaar在六十至八十年代所設計的一套「荷蘭盾」,其中的一千盾所畫的人物是哲學家斯賓諾莎,其鬈曲的頭髮線條暗藏了Oxenaar的中指指紋!有錢人每用一次,就接受一次設計師的「中指敬禮」!

一九八五年,緬甸獨裁者吳尼溫廢除五十和一百元紙幣,換成七十五元(因為當年是他七十五歲生日);兩年後再廢除二十五和三十五元,換上四十五和九十(因為他喜歡「九」)。獨裁得難以想像。

有說未來是電子貨幣的天下,紙鈔的美醜,管他呢!不過你看,電子貨幣的卡片和App,不也需要design嗎?太醜的東西,沒人喜歡啊!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7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