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他朝君體也相同

香港立法會《議事規則》的歷史可追溯到1844年的Rules and Regulations for the Colonial Councils,當時的規則僅有寥寥五頁紙。後來,香港的殖民地議會演化成現在的立法會,我案頭上的《議事規則及內務守則》厚達一吋,足見隨着香港的成長和時代的轉變,《議事規則》也愈趨複雜。

修改議事規則,正如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所說:「茲事體大」,絕不能草率。建制派近期以「杜絕拉布」為名,提交多條議事規則修訂,建議大幅擴大立法會主席的職權,可隨意合併議員的修正案、拒絕議員的中止待續議案等等,如此讓權力膨脹的建議令人擔憂。

議事規則的作用,在於維持立法會本身的運作,而非保護在立法會當權的派系。議會的程序應該公平公正,保證每名成員均有發表異議的權利。也因此,民主派提出了多項再修訂建議,務求不會有主席濫權的情况。

再說,誰知道會否有天要拉布、要提出大量修訂、要點人數拖延時間的,是建制派呢?別忘了在2015年的政改投票,建制派為了「等埋發叔」,集體離開議事廳意圖拖延時間,豈料弄巧反拙,大會已經進入投票程序不能叫停,導致大部分建制派擺烏龍未能投下神聖一票——噢,也別忘了,「香港拉布之父」可是劉江華和譚耀宗呢!

當年建制派的戰術固然失敗,但這也說明建制派有時也有「濫用」程序的需要。正所謂「他朝君體也相同」,建制派今日揚言要「杜絕拉布」,不知道哪天才發現是在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