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冤枉錢

本屆政府首份財政預算案日前發表,政府縱手握1380億盈餘,許多公共開支預算卻都不見得能實際回應社會需要。

政府預留200億發展落馬洲河套區。這個稱為「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的項目,至今還有許多疑團。河套區是港深「共同開發」的創科園,根據兩地政府在一月簽訂的合作備忘錄,港方須「採取有效的措施,為雙方認可的深方人員提供便利的出入境安排」。至今未能確定的是,這會否是割地兩檢的翻版,成為香港喪失出入境管制權的另一齣鬧劇?又會否像數碼港一樣,淪為地產項目?一下子向此項目豪派200億,很難不讓人起疑。

政府側重中港融合,忽視本港實際需要的例子,還不止於此。預算案撥出1億4000萬元,全數支援本地藝團和藝術家往大灣區交流;而支援本地藝團,加起來才得1億6500萬元,完全不成比例。連那專搞內地交流團的青年發展委員會也得到10億,搞中港融合,真的不遺餘力。

預算案中教人一頭霧水的,還有撥出1億8000萬元為2019年DSE考生代繳考試費。此日校生和自修生共同「受惠」的舉措,引起網民發起不合作運動,號召大家以自修生身分免費報考,令來屆考生擔心自己會否被存心「玩嘢」的自修生拖累成績。我在fb和電郵也收到學生對此做法的投訴,這對政府來說大概也是本月一大公關災難。

總括而言,政府共白白浪費了213億2000萬元冤枉錢,把公帑花在不能惠及市民的地方,實在令人失望。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3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