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東歐啟示錄

中國共產黨之所以如此難以應付,其一大原因想必是他們汲取了蘇聯的失敗經驗,小心翼翼地避開導致 1991年蘇聯解體的一切政治失誤。

不少高中歷史教科書將蘇聯解體,歸咎於末代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的改革開放政策。1985年,戈爾巴喬夫一方面進行經濟改革(Perestroika),允許私有化;一方面開放媒體(Glasnost),讓異見人士表達他們的聲音。正正是後者,令蘇共一直掩蓋的醜聞暴露於日光之下,民意背棄之下終導致蘇共倒台。想必中共是參透了蘇聯開放媒體的代價,這些年來才實行「和諧」政策,打壓非政府組織,封鎖新聞消息,排斥異見。

然而,嚴厲打壓反對聲音亦不見得有好結果。就像波蘭,1981年至1983年甚至進入戒嚴狀態,嚴禁民眾結成任何民間組織,將一切收歸黨管理。但這也擋不住群情洶湧:1988年春季,波蘭多個城市爆發罷工;1989年4月,政府承諾舉行選舉;兩個月後的6月4日,團結工會大比數勝出選舉,結束統一工人黨長達42年的一黨專政。同一天,北京天安門前的學運遭血腥清場。

值得一提的是,波蘭團結工會的勝利並非一蹴而就。他們經歷多年失敗的抗爭,多次「吹雞」而少有人民響應,當然少不了政權的打壓。可見就算強如波蘭,也經歷了不少跌宕才迎來坦途。

要打敗對手必先了解對手。中共如何向東歐取經,也是我們要取的其中一本經吧!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