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梁天琦

沒有梁天琦,也許沒有今天的楊岳橋。

常說好對手難求,兩年前的新東補選,沒有他,成就不了一場大衆關注的選舉;沒有他,喚不起6與7的爭論。是這麼一位高質素對手,讓我經歷連場難以忘懷的辯論。當日的梁天琦,利口捷給、眼神銳利、心高氣傲,令人耳目一新。我曾暗暗羨慕他可以那麼不羈、欣賞那份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魄。政治信念與選擇的不同,沒有阻礙我對他的尊重和讚歎。

時間是人生最佳的老師,當我們離開選舉舞台而再會於銅鑼灣時,眼前的他已經歷過上庭、留學,多了一份成熟與體會、自省與反思,然而時間並沒有偷走那份智慧與堅定。

本來,在他眼前可以是一條平坦而舒適、世俗而穩定的康莊大道;本來,他大可選擇關掉手機留在他鄉,但,他選擇承擔選擇回來香港選擇面對自己與法律。

這段時間我們也曾見過面,談過去談案情談經歷談八卦談香港,他不乏笑容亦缺不了憂思;說再會的一刻,那雙手仍是握得多麼有力。未來於你我是選擇如何過活,此刻,未來於他是如何活過。

初一那夜,將來也許只佔教科書裏的一頁;對於數十位年輕香港人,卻是一場失望與憤怒而起的終生回憶。他們被捕被控被判刑的同時,旺角繼續夜夜笙歌,在這片歌舞昇平底下的深層次社會矛盾,是否法律就可以解決得了?我們常說未來屬於年輕人,但香港又有沒有珍惜過一批又一批、胸懷理想與激情的未來主人?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