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跳出香港

香港隊在上海舉行的世界跳繩錦標賽橫掃88面獎牌,好勁,真係好勁。

對上一個關於跳繩的印象,已經是小學時女同學非常沉迷的跳橡筋繩;對大部分人來說,跳繩不過是其他運動的輔助訓練工具(你總看過電影裏的拳擊手每日要跳一千下繩來「熱身」),又或是小孩的放學後遊戲(我小時候社會還流傳着「跳繩可以增高」的育兒傳說),一雙手一對腳一條繩,大眾怎會視為是一項獨立的體育項目?

可能政府也是如此看,所以今次他們拿着香港的旗幟代表香港出戰,沒得到官方分文資助,跳繩總會甚至要在網上辦眾籌來張羅盤川,結果百多人的代表團每人還要自資過萬元去參賽。

人類是很壞的,遇到這情少不免會做比較:自資去參賽的,拿了世界冠軍;每年收幾千萬公帑的項目,卻是「冇乜出路」。不過,體育比體育,會比死體育。跳繩和足球兩者,實在各方面都大相逕庭。

跳繩之所以受年輕人歡迎,在於它真的「可行」──練波又要有場又要約齊人,跳繩嘛,只需幾方呎之地,一條繩一個人就練到──香港環境(是居住、行動、活動等等所有環境)的狹窄,某程度上是「趕」了喜歡運動的年輕人去練跳繩,造就了今天港隊的成就,真不知是可喜還是可悲。

他們的眾籌會做到本月十日,希望你多多益善(眾籌網址:goo.gl/mP8vmY)。政府不撐的,我們香港人自己撐得起。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8年8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