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志剛:政治新聞的素質

政治新聞像陽光和空氣一樣,是生活必需品。 不一樣的是它並非來自大自然,而是人造的,是由專業新聞從業員所生產的成本高、影響大的高端產品。 政治新聞影響力之大和品質保證之少, 在各類產品中堪稱獨一無二。

政治新聞與其他商品不同,有其獨特的屬性。新聞媒體是行政、立法、司法之外的第四權,並被視為「公器」;新聞記者更被冠為「無冕皇帝」。這些描述,都突顯了新聞的獨特性。但亞洲電視的財困,亦顯示了無論新聞媒體如何獨特,都逃不過作為一件商業產品而必須接受市場導向的現實。

政治新聞這樣獨特,對社會影響既深且廣,香港政治新聞的素質又如何呢?就讓我們聽聽政治新聞兩大消費群體所作的評價。

 建制派的不滿

建制派對政治新聞的素質深感不滿,甚至形容新聞界為「淪陷區」,是反中亂港的元兇之一 。具體的指控,包括新聞界偏幫佔領者、提供大量篇幅和大氣時段給佔領者 、宣揚反政府人士的聲音;個別傳媒不斷抹黑政府和警隊、美化學運領袖、美化違法行動;網上媒體的活躍分子打着記者旗號,高度介入佔領活動;電台時事節目作風偏頗;傳媒老闆捐款給泛民議員,在議會內外呼應;香港電台身為政府電台卻經常充當反對派的喉舌等。

雖然本港並無就記者政治立場而作的科學調查,但有理由相信大部分前線記者確實是認同爭取「真普選」和支持佔領者 。選擇做新聞工作的,本身就是與別不同的理想主義者。多年來,選修新聞系學生的入學分數,在社會科學院眾多學科中數一數二。他們拋棄可以掙大錢的金融財務等學科,而執意布衣禿筆,因為他們的人生目標,就是捍衛自由民主、改變世界,讓世界更公義更美好。

但是前線記者內心支持佔領者,並不等同他們的報道就會偏袒佔領者。兩者並不能畫上等號。因為他們恪守引以為傲和已經內化了的專業守則。對他們個人層面來說,影響他們報道最大的,是「漏咗單大嘢」的壓力。是這個結構性的壓力,而非刻意的偏頗,把記者作為一個群體推向煽情的報道。

記者亦會受到新聞機構的品質保證所制衡(例如無綫新聞部刪掉警員對示威者「拳打腳踢」的 旁白)。記者的產品,亦受市場導向和讀者需求的約束,以及其受聘機構的政治立場和機構文化所束縛。這四大影響力的互動,決定了產品的素質。

例如《明報》的「報格」是公信最重要,其記者定必力求報道的真實、客觀、公正、持平。《蘋果日報》新任社長葉一堅最近所說的:「是收起激情,多些智慧的時候。」這一番話,道出了向市場的服膺。三大親中報紙《文匯報》、《大公報》和《香港商報》的記者,當然亦時刻緊守報館立場。上述報章的讀者不會覺得其政治新聞有問題,因為這些報章從來不隱藏其鮮明的旗幟。

至於電台給予佔領者較多大氣時段,這項指控的表面證供成立。打開收音機,聽到的往往是佔領者的論述和對政府的責難,而聽不到政府的回應。但這要怪誰呢? 筆者在港台工作時,最大的頭痛就是經常請不到有關政府官員出來回應。

 泛民亦不滿

建制派對新聞素質不滿,但泛民主派同樣在大聲疾呼,認為香港的新聞自由,正陷入數十年來最黑暗的一年。 他們列舉的例子,包括商台名嘴李慧玲被封咪、劉進圖遇襲、主場新聞創辦人蔡東豪的「我恐懼」宣言、王維基申請免費電視牌照受阻、 報章因政治原因被抽廣告、媒體老闆為了經濟利益而自我審查及公然「赤化媚共」、政府選擇性地對傳媒發放新聞、傳媒高層淡化前線記者的報道、蘋果網站受黑客入侵、警員粗暴對待記者等。

由於全球民主化的大勢,政府的行政權力逐步下滑,個人的人身主權和聲音不斷擴大,驅使全世界的政府,不論民選政府、獨裁政府,甚至極權政府,都用盡一切辦法去影響政治新聞報道,以贏取民意,支持其施政。有的乾脆直接控制或擁有媒體,如中國大陸和新加坡。

國家在抗日和革命的關鍵時刻,全國媒體實行「輿論一律」,沒有人會發出異議。國家在新聞和言論自由的發展,由輿論一律的年代走到今天較寬鬆的景况,可說是長夜漫漫路迢迢。要走的路還很長。可感欣慰的,是前方的道路是光明的。

標榜新聞自由而被不少人奉為新聞自由代名詞的美國,則在其保障新聞自由的制度之外,軟硬兼施,無所不用其極,以影響政治新聞的報道。近代史上最大規模、最成功、而又最血腥的新聞操控,便是由美國炮製。小布殊當總統時,為了國家利益和自身競選連任的需要,調動全政府力量,揑造新聞、操控輿論,誤導國民,高壓打擊異見人士,以製造民意,侵略伊拉克。由美國和加拿大學者聯手的調查,估計逾50萬伊拉克人死於美國的侵略,大部分是平民百姓,包括死於戰禍導致的公共秩序失控和所產生的暴力。全世界的眼球,不會看見50萬平民婦孺死亡的大慘劇,這當然是美國操控傳媒的另一個成功例子。

對付傳媒,美國還出動飛彈。中東的半島電視台,廣受西方新聞界推崇是高度專業的新聞電視台。但其有關伊拉克戰爭的報道和片段,有損美國形象。美國於是用飛彈於2001年11月13日炸毁半島電視台位於喀布爾的辦事處,然後再於2003年4月8日炸毁半島電視台位於巴格達的辦事處。

這和香港的政治新聞有何關係?關係是:哪一個政府不千方百計干預新聞?除了標榜新聞自由的美國,會有哪一個國家敢出動飛彈對付傳媒?

泛民對當權派意圖影響政治新聞的指控是成立的。如果政府不這樣做,會是全世界唯一不這樣做的政府。對這項指控,特區政府毋須道歉,但應該內疚,因為做得頗失敗。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傳播學院 專業應用教授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