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政賢:前線警員,你上級沒告訴你的事

致前線警員,

讀畢員佐級協會7.1行動聲明,實在令人瞠口結舌、驚恐萬分。

如果這份聲明是反映一般前線警員的意見,即代表警員已經先入為主地認為,所有示威者和參與抗命的都是尋釁滋事的暴民。

作為一個市民,我相信沒有人希望人民與前線警員處於對立的狀態。聲明將示威者描繪為暴民,顯然是為了合理化進一步的鎮壓,令諸位在執法時可以更忘我、更心安理得地使用武力。然而,你是否有想過,你之所以覺得示威者橫蠻無理,是因為你的上級在briefing時刻意避談某些細節,不停向你灌輸示威者「尋釁滋事」的形象呢?

作為組織者,我們除了參與2014年7月1日1在香港島的七一遊行外,參與過其後的抗命行動外,亦參與過遊行前與警方高層的磋商。當時遊行上訴委員會已經向你的上級表明,如果遊行人數眾多,警方是有需要開放更多行車線予市民,而非令市民在銅鑼灣和灣仔堵塞逾一、兩個小時,令老人家和小孩焗至暈倒也無動於中。

你很可能參與過尖沙嘴看煙花活動,撫心自問,七一遊行的人數會少得過看煙花的人嗎?三條行車線加條電車路又足夠讓市民使用嗎?造成混亂的原因,是因為地方真的不夠用,你平時乘搭港鐵時逼成沙甸魚時,也會想港鐵加開班次疏導人潮;市民要求開路,是哪碼子過份的事呢?拒絕開路,是因為你的上級覺得用盡六條行車線,等於間接承認上街的市民很多,會使梁振英和中央尷尬。告訴我,警察的職責是維護上級的面子,還是協助市民?

在遮打道抗命進行時,在無數攝影機和相機的監察下,在示威者完全沒有反抗下,我們親身目擊警員粗暴的手法抬走示威者。即使新聞自由受法律的保障,我們親耳聽見你的洋人上級Douver依然在司令台上大聲警告,要在場記者在十分鐘內離開現場,否則連記者也要拘捕。傳媒作為第四權,記者不能有效監察清場的情況,這不算打壓新聞自由,什麼才算呢?

沒有人想清晨八時被重案組找上門拘捕;沒有人想被捕後令家人和朋友擔驚受怕;更沒有人想背負犯法坐牢的風險。市民走上街頭、市民進行抗命,是因為這個政府太敗壞、是因為別無他選。如果你希望彰顯公義、維護法治、以法達義,那就不要成為警隊管理層的扯線娃娃。回頭是岸。

撰稿: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楊政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