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政賢:罷課的震盪

佔領中環的概念初出之時,戴耀廷說過他希望參與者是四十歲以上的中產,而非以青年學子為主。佔中之所以有這目標,是因為中產階級傳統上的非政治化,為穩定現存體制的核心元素之一 。這群有樓有工有家庭的人,皆傾向維持現狀而懼怕大型社會變革,因此若連中產都被社會運動鼓動起來,例如零三七一及反國教運動,對當權者構成巨大的管治危機。

然而近兩年過去,佔中渴求的中年中產不但沒有出現,就連「佔中死士」都一一淡出運動;最新的民調顯示支持佔中的一群,依然以青年人為主;七二身先士卒發起公民抗命的是學生,而非泛民或三子。可以預見,未來參與佔領中環的主力必定是年輕人,感召中產這個算盤早已打不響。

今次罷課,為佔中這敞死水帶來小清新,執筆之時中大百萬大道已經擠滿近萬個大專生。與上次的罷課不同,各學系的學生都極為積極地參與行動。傳統上較少發聲的醫學生,建築學等學生都自發組成政改關注組。這些大學生,受過罷課甚至公民抗命的洗禮,培養他們對專制政府的反抗力。這批人未來成為不維穩的中產或專業人士,再配合基層運動,就能為政府帶來最大的管治危機。

今次罷課的意義,不在於得到政府即時的讓步,而是啟迪不願認命,敢於抗爭的一代人,埋下社會各階層全面抗爭的伏線。

原文載於明報即時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