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政賢:龍門任擺的白皮書

楊政賢:龍門任擺的白皮書

國務院的香港白皮書出版了接近一星期,港府官員及建制派人士陸續為其護航,指中央對港政策沒有大變,嘗試為其震盪降溫。昨日,曾俊華開腔,指過往香港人片面地理解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白皮書只是重申及完整地解說當初的草擬原意。至於法官需符「愛國愛港」的條件,則被梁愛詩解讀為「按法律及事實判案」,就已經算是愛國。

曾俊華作為前港英政府的一員,當年鄧小平如何包裝「一國兩制」,相信跟所有香港市民都一樣記憶猶新。中央「馬照跑、舞照跳」的口號成為了那代人的集體回憶,又將回歸簡單論述成為「由香港人做港督、由英軍換做解放軍」。對於被排除於中英談判的香港人而言,「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就是他們支持回歸的最大依據,在這些原則和承諾上僭建任何的詮釋,都是失信於人的表現。筆者之所以指白皮書是中央龍門任擺之作,除了因為白皮書的僭建外,亦在於白皮書所開啟的方向。這個方向,是中央在香港進一步的人治、而非法治。

白皮書的幕後寫手,有指是北京大學的強世功教授。零三七一後,中央認為有需要對香港有更整全的理解,因此調派強世功到中聯辦的研究部研究香港問題。2010年,強世功出版了《中國香港:政治與文化的視野》,以中央的角度去詮釋一國兩制及兩地關係的問題。書本中的觀點,跟白皮書的內容幾近完全脗合,因此,要理解白皮書的啟示和中央下一步的部署,就需要從此文本入手。

對於一國兩制的性質,強世功認為基本法是中國憲法框架下與港人訂立的「社會契約」,「基本法對憲法的內容要加以限制、吸納和過濾,使其既滿足一國的要求,同時保證兩制。」依照此邏輯,基本法作為「特區小憲法」的地位,於中央眼中其實隨時可變。強世功於書中承認,「剩餘權力」、「釋法」的問題沒有在起草基本法時達成共識。然而,白皮書卻進一步任意填上這個歷史上的空白,指特區不存在剩餘權力。至於釋法,雖承認了特區法院對香港自治範圍內的條款,但什麼是「自治範圍」,卻隨中央的意願而變動。換言之,中央下一步的行動,就是更多的釋法,甚至是直接介入香港司法。

白皮書並非一條實際的法律條文,亦沒有其法律地位,但其開啟的壞先例,就是中央連法律的程序都省卻了,便審時度勢地詮釋基本法。如果錯信曾俊華之流,如果民間不能形成龐大的反對力量,香港失去法治的橋頭堡、踏入人治的時刻可謂近已。

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楊政賢

原文載於明報即時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