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根退黨只是擴大建制光譜

政圈盛傳鍾樹根退黨民建聯,他可能自行參選今年九月立會,一些人即時唱「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來賀樹根,並認為現在建制派內亂互搶議席,認為是對非建制派有利,因為他們內鬥,大家吃花生。

但這種設想其實只是在一種民主政黨和沒有牽制下的政團才會出現,但是一種規限極高與專制政治的政治團體下,你想退黨另謀高就,你除非是叛黨,或者你反中共,否則任何退黨行為,都是只中共下的佈局,所以吃花生也是需要衡量政治環境。

樹根在黨內並不是什麼高層,又不是富豪級數,亦不是如曾鈺成般的重量級人物,即使如曾,在大時世時他都要聽黨的領導和指揮,何況樹根會有這種氣魄和膽量嗎?只能夠學他時常說一句「收皮啦!」

那為什麼會有退黨意圖?其實都是只有一個原因,就是黨要他去執行命令。自從區議會輸了議席,他其實己經成為一隻棄卒,但是棄卒依然有其可用的功能,就是做爛頭卒,從他近期的海報上,聲稱「要本土,不要分離」,其實只是為自己的黨去擴大光譜,從而吸納潛在的選民。而事實上他所打的口號是頗有市場,只是那批泛民仍然「普世價值」地而不懂什麼叫「本土」,連中共都懂玩本土時,泛民還繼續盲毛要人人平等的大愛,難怪會變得兩面不討好。

在現今社會資源緊張,如何奪取有限資源其實是政黨其中一樣最需要去想的政綱,當中這不只是什麼政治理念,而是現實問題,學位、醫療分配、房屋問題上,本土人士如何可以最有效優先獲取資源,也是當今本港政治下的難題,政府一方面說會本地人優先但另一方面卻另有意圖,本地政黨亦為了新選票以及從中稀釋本土人士的力量而加以阻撓,但是近年本港人士不論是大家認為的泛黃或者泛藍,其實當中會有重疊的資源需要,舉例有人會認同新移民是否合理地可以即時獲取本港政府資源便是一個爭議點,樓下牛頭角順嫂在港出生雖不認同佔中但卻一定會感到有人搶去了她的資源而不安,因為這是人人皆有的私利思維,要行普世價值但都需要在你有充足資本下做,但現實本港的奇怪制度下卻難以推行的公平原則,因為政策早己傾斜,難怪有人反抗。

樹根近期的舉動,明顯是轉方向,就是擴大中共的基本盤,不只是在擁護中共上,支持特區政府外,還加多一種樣就是走本土路線的思維,例如反對假難民、大鬧泛民如公民黨在幫新移民獲取社會福利等(但留意當中這些市民自己受到公民黨的恩惠卻可以同時支持中共,這些新移民比比皆是,並不出奇,明顯是泛民開了口井給人喝。)

樹根這樣擴大的光譜自然是受黨的指揮,不可能會如此神通會行這一著,而且樹根退黨後,亦放下民建聯的醜樣包伏,對其選戰同樣有利,樹根都心知自己的剩餘價值所餘無幾時,被放逐外流也是他生存的方法,贏了以保一席當然是好,但輸了也至少是向其黨有所交待而不會被指做不出事,往後的生計還有著落,隨時政府安插他做什麼委員、顧問之類,官就有點難,他始終不是劉江華般醒目,但是做這些委員會有其無形利益輸送,其實同樣和味。

不要以為入民建聯的人是傻瓜,他們絕不會比大家蠢,只是人家願意賣意志和底線,但換來是金銀,那看看你想要是什麼東西。想做人還是做儡傀?看你自己的家山有沒有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