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人面前 人類的最後堡壘

從去年12月29日註冊圍棋網絡對戰平台以來,神秘帳號「Master」席捲圍棋界,豪取60場勝利,唯一的平局也是因棋手斷線,系統自動判和。敗在「Master」手下的包括16位世界冠軍,其中還有中國、韓國、日本各自的當今排名第一人:柯潔、朴廷桓和井山裕太。

就在獲得第60勝之後,Google方面宣布,「Master」便是「阿爾法圍棋」(AlphaGo)的升級版。一眾圍觀者如釋重負:「Master」果真不是「人」。很多專業棋手則感嘆,與此前「阿爾法圍棋」不同,「Master」的棋路更加「狂放」、更加接近真正的人工智能。

也正因為如此,外界又開始重複那個問題:人類是不是要被機械人取代了?

多年前,超級電腦「深藍」戰勝國際象棋「棋王」卡斯珀羅夫(Garry Kasparov)時,就有人杞人憂天:機械人將全面控制人類。當下新一輪的擔憂,不是簡單的重蹈覆轍,更因為多人迷信圍棋難度極高,據稱有10的172次方個變化,被稱為人類智力領域中「最後一座堡壘」。

可是,玩轉窮舉法靠的並非智力,而是海量儲存和超高計算速度,這一點恰恰是電腦的強項、自然人的弱項。如果就因此說人類不如電腦、不如機械人,為什麼沒有人和汽車比行走速度、和洗衣機比洗衣效率、和二三十元的計數器比計算準確率呢?前述這幾個只是工具,是代步、代洗衣、代計算、代儲存的工具。如果我們人類真要承認輸了,那也只是所有對弈者輸給了「阿爾法圍棋」的設計人員,實質不過是一群人輸給了另外一群人,而不是人類輸給了機械人。

人之為人的優勢和價值

換個角度看,為什麼總有人願意去和工具作比較呢?答案很簡單,因為他們已經被機器所異化,將機器完成的任務視為真正價值所在,忘卻了人之所以為人的優勢和價值。

而人的優勢和價值,顯然不是動力、不是儲存空間、不是運算速度,而是心靈和性情帶來的創造力和情感。

還是回到「阿爾法圍棋」的事,有「棋聖」之稱的聶衛平在輸給「Master」之後說,人類棋手要向機械人學習。可是學習什麼呢?既然海量儲存和運算速度學不來,那是要學習機械人克服了人類的情感嗎?但若失去了情感,人類才真的淪為機器,輸了與機械人之間的較量了呢。那是要學習創造力嗎?當然不可能,機械人的運轉程式都是基於已經存在的數據,也就是所謂的窮舉法,沒有輸入就不可能輸出,否則人工智能早就突破了核心瓶頸。

所以創造力,才是人類智慧的最後一個堡壘。如果誰不想被機械人所戰勝,要麼成為設計機械人和電腦程式的頂級精英,要麼就讓自己的創造力說話吧。

作者是內地資深傳媒人

原文載《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