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時機 時機的歷史

有論者認為,慈禧太后實在太死不逢時,她要麼早死十年,讓戊戌變法有成功的機會;要麼遲死十年,讓中國慢慢走上憲政之路,避免了由辛亥革命引起、往後幾十年的軍閥割據亂局。

經過八國聯軍之辱,慈禧認為大清不改革不行,派大臣四出到海外考察,為推行君主立憲制做準備。1905年日俄之戰,日本以立憲小國打敗君主專制的俄國,清廷上下又震驚又羨慕,想盡快仿效,以「立國家萬年有道之基」。不過拖拖沓沓之下,到了1908年才有了《欽定憲法大綱》出台,雖然君主仍然有很大權力,可是當中對三權分立、民間辦報權利、人民言論自由和選舉權都有了保障,對中國這個行了幾千年君主制的國家而言,算是很大膽很忍痛的一步了。

但問題在於,《大綱》說要在九年之後才實行君主立憲。當時的革命派以至立憲派都認為太久了,認為慈禧仍然戀棧帝權,只是在耍拖字訣。

更大的問題在於,《大綱》面世三個月後,慈禧便駕鶴西去,真的是「好死唔死」。雖則我們現在說到「老佛爺」時多有貶義,可慈禧終究是個有能力之人(單是「廢科舉」,大概就只有她夠膽識去做),她一死,立憲運動的後繼者搞出來的是「皇族內閣」,閣員多為清朝皇族宗室,這直接耗光革命派的耐性,直接促成辛亥革命。

歷史往往就是這樣,想到要做的事情沒有立即去做,與最好的時機擦身而過,歷史的時機就會被別人攫奪,歷史的走向也會從此轉變。

是創造歷史,還是被歷史洪流捲走,端看是否夠果斷、是否對時局發展有正確的研判。在適當的時間做適當的事,才不會失諸交臂,才不會在大時代的轉捩點上成為歷史罪人。

而且,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死去,也不會知道你的靠山在什麼時候自身不保。以為自己一直都有明天,以為明天太陽總會照常升起,未免過於天真。

原文載於2016年12月18日《明報》副刊